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诚台】家(ABO)

喜欢~

薄荷chiaki:

*写了半天好像和蓝色没有半点关系!除了床是蓝色的……算了……诱惑嘛……好像也不是很诱惑……算了……(笑哭


*待我慢慢把上两篇补了……




第一篇《漩涡》


第二篇《哥哥》


第三篇《迷醉》


第四篇《诱》(未放出,收录于《金陵秘事》中)




自从明台被勒令在家休养安胎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


起初二人都不知道明台怀孕了,结果差点就出事了!明台一醒来也确实懵了好一会,总算接受了要当爹了之后,接踵而来的是各种问题。


比方说明诚和明台的婚礼本来在三个月之后对外宣布的,但是明台怀孕了,等三个月后他的肚子就会很明显了。


比方说,他提前知道了明楼明诚的身份,明楼只是拍拍他,“你在家安心养胎,这件事我会上报给组织的。”


再比方说,全家人都把他当成重点保护对象,更别说明诚。


明台怀孕的一个月之后,孕夫的反应才开始上来了,原先吃什么都香的小少爷白这一张小脸吐得厉害,一天有大部分时间都在昏昏欲睡,明诚每次回来总是会心疼地将明台搂进怀里。


明台身上Omega的香味变得很淡,像被裹了一层明诚的味道。怀孕的Omega似乎极度缺乏安全感,明诚每天早晚都会固定给明台和宝宝一个吻。


以前明诚总喜欢在床上‘欺负’他,现在连亲吻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明台出个什么事情来。


于是,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明台也逐渐习惯了越来越凸出的肚子。


再再比方说,明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上一秒他还享受地躺在明诚怀里,吃着对方亲自剥好的葡萄,下一秒他就因为明诚等会有事要离开而闹别扭。


有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明台不开心。


六月的雨,把我困在这里。


六月的孕夫,心情无法预测。


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于是明台写起了日记。


 


6月12日      晴晴晴晴据说下午会有下雨          星期三


阿诚哥一早就去新政府了。


不开心,他都忘记给宝宝早安吻了。


但是,阿诚哥昨天跟我说,大哥允许他后天请假,也就是说明天阿诚哥一整天都被我包了!嘿嘿!


刚刚突然感觉到宝宝动了一下。


唔,其实我还没想好名字,就暂时叫明小诚吧,等阿诚哥回来我要问问他。


不知道明小诚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会像我多一点还是像阿诚哥多一点呢?


其实有点想要两个,一男一女可以凑成一个‘好’呢!   


啊,真希望阿诚哥快点回来……


 


6月13日           雨                星期四


说好的陪我呢!!!!!混蛋!!!!!!(此处有乱涂乱画的痕迹)


大哥你再这样压榨阿诚哥的劳动力我就告诉大姐去!!!


呜哇——(大哭


我要阿诚哥!!


 


6月14日          晴转多云           星期五


好吧,我好像又控制不住摔了客厅的东西。


阿诚哥是不是生气了?可是是阿诚哥先说我耍赖烦人无理取闹的!就算我耍赖烦人无理取闹也是因为他先耍赖烦人无理取闹的! 


我说了我想吃海鲜!!(怒


 


6月15日          多云              星期六 


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哥哥哥……


我错了,不要不理我……


阿诚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今天明明是星期六却不在家……


晚饭居然也没回来……


我快睡着的时候阿诚哥回来了!


但是!他、居、然喝酒了!


大衣上全是各种味道!香水味!胭脂味!烟味!Alpha的味道!Omega的味道!


阿香说要给阿诚哥煮醒酒汤,我气得不行,把阿诚哥的枕头藏在了床底,被子也没留给他,裹了一团就睡了。再见!            


 


6月16日         雨            星期天


好吧,我应该要相信阿诚哥的。


他说的对,要应付那些日本人只能经常接触他们。


但是,心里为什么那么不爽。


阿香说我最近一定是上火了,所以才心神不安。


但是我觉得是一定是因为我已经三个多月都没和阿诚哥做羞羞的事情了!


我问过苏医生了,他跟我说三个月之后就可以行房事了,只是要注意动作轻柔一点。


但是……阿诚哥根本不上钩!


以前他晚上总会对我这样那样!自从知道我怀孕了之后每天晚上他看得最多的竟然不是我的屁股了!居然是育儿经!成天都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科普知识,简直比老妈子还烦人!


 


6月17日        多云         星期一


那个什么英子小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连我的男人都敢惦记!


我才不管你是谁,离我的阿诚哥远一点!他已经有我了!你没机会了!


 


明诚从刚开始就感觉有人在跟踪他。


“明先生,感谢你送我回来。”一旁的少女穿着洋装朝明诚微微鞠了一躬,看她的行为举止还有带着点口音生硬的中文,就知道她是一个日本人。


“不用客气,英子小姐。”明诚礼貌地笑着。


英子似乎还想说什么话,却看见明诚抬手看了一眼表,“明先生,赶时间吗?”


明诚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家里有人等着我回去呢。”


“冒昧问一下,明先生是已经成家了吗?”


“还没有。”英子听明诚这么说刚刚露出了一个微笑,却因为明诚接下来的话僵硬了几秒,“现在虽然还没有,但很快我们就会结婚了,他怀孕了,我想尽可能早点回去陪他。”


“是吗……真是可惜呢……能被明先生这样出色的Alpha标记,对方一定是个很诱人的Omega吧。”


明诚笑而不语。


诱人的确是……


不止是诱人,还很可爱。


 


“那么,我的小少爷,跟踪我好玩吗?”


“阿诚哥……”


 


(上车请走这里:)


 


9月19日        晴           


【你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明小诚:


爸爸爹爹永远爱你。


明天,是我和你爸爸的婚礼,你可要乖乖的,不许踢我。




end




*顺便来打个广告!预售在8月15日


收录文章:靖苏《金陵秘事+番外》、《梦晌》


诚台《生还》、《迷醉》、《诱》、《家》


明信片X2


封面:甜太,插图:虎子、舟舟,G图:海紫、66(大感谢各位太太们!


特典:璞臣《好好捉妖》封面/插图:年年


另外可加购手机壳诚台(已经有两个靖苏的手机壳了,诚台怎能没有!)



【凯歌衍生/一度秋冬】All Shadows Have Gone

带感!

陆路:

【文前警告】


这是一篇BDSM文,不清楚这四个字母是什么意思的,以及排斥这种设定的可以跳过。拒绝ky和撕B。


 


这篇文章教会了我不要随便抢红包。写完之后再也不想写肉了。


 


【弃权声明】


陈亦度和郑秋冬的所有权利归原作者所有,我只是借用了他们的名字。


如果你有多余的肚肚和咚咚,分我一个嚎不嚎!


如果剧情有雷同,那真的只是巧合。


如果OOC了,那是我的锅。抓放和猎场都没出,我只能靠自己柴火般的脑补(。


 


 


 


 


※背景是秋冬之前chuan销和入狱的事情被发现啦然后被同事排挤啦,正好亦度出差不在家啊于是秋冬就一个人抛出去喝闷酒啦  那两杯葡萄酒的量(。


 


 


 


 ----------------------------------------------------------------------


 


郑秋冬刚回来家里的时候,屋里的灯是全暗着的。


今天自己加班时间晚了些,但是之前就已经跟亦度联系过,出差几天的男朋友的确是今天下午回家没错。这会还没到,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按下心里小小的不安,郑秋冬伸手去摸灯的开关。


“别开灯。”


客厅的那头,传来那个熟悉又慵懒的低音炮。


郑秋冬一愣。手堪堪的收回来,话在嘴边徘徊了许久又咽了回去,许久说了一句“你回来啦。”


陈亦度低低的笑了笑。混合着黑暗的四周,郑秋冬忍不住悄悄往后退了半步。


“过来。”


声音冷漠不带感情。


郑秋冬明了。脱掉鞋袜,双腿慢慢的跪到了地上。


此时的眼睛差不多适应了黑暗,但是由于两人的家在郊区,住户密度也不高,而且陈亦度似乎是把四周的窗帘都拉上了,所以周围的光亮显然没有对郑秋冬眼前的视线有任何的帮助。


平时仅仅是看起来宽敞的客厅,对此时的郑秋冬来说,变成了一条漫长而迷茫的路。


靠着之前记忆和手臂的摸索,郑秋冬发现从门口到陈亦度坐的沙发之间,有着无数个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障碍物,有的时候为了避开这些东西,郑秋冬不得不从两个物体的中间穿过去,远离了沙发,在掉转回头,继续前进。


郑秋冬小时候很怕黑。可能只是儿时幼稚的对黑暗的恐惧,在狱中的那段时间,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这个特点被改了过来。然而现在,他跪在铺了地毯的偌大而又充满障碍的空间里,自己的每一步声音都被柔软的地毯吸收走,在几乎被剥夺了视觉和听觉的情况下,小时候的恐惧好像又一点点的回来了。当他的手臂微微颤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郑秋冬摸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


陈亦度拉着他的双臂将他抱到自己怀里。因为害怕还跳的有些快的心脏紧紧的贴到了另一副身躯上。


“想躲着我,嗯?”低沉的声音在颈间响起,酥麻了半个身子。


郑秋冬暗叹自己的不争气,却还不松口:“没有啊。”


“没有?”耳后的皮肤被细细的照顾到,郑秋冬忍不住轻颤,伸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原本平静下来的心跳得更快了。


陈亦度也不着急,手在怀里人的背上缓缓地摩挲,“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郑秋冬脊背略略僵硬了一下。果然……把头埋在对方的颈窝里,“知道。”躲不过去的事情,撒娇也没用。


况且自己也很享受。


 


浴室里的灯光被特意的调暗了许多,微弱的光线很好的保护了两个人的眼睛。郑秋冬看着眼前这个小半个月没见的爱人,还是一身西装,不知他回来了多久,竟然就一直穿着这身衣服在那里等他?


怒气不小。


“把衣服脱了。”


郑秋冬伸手将裤子上的扣子解开,拉链半拉开,衬衫扣子从下而上一颗颗的松开,腹部精壮的肌肉半隐半现的出现在陈亦度眼前,后者浅浅的吸了口气,郑秋冬眯起眼睛,伸过去的手在半空中被抓住,“跪到那边去。”


衣服已经脱干净,用双膝和肘关节支撑全身。他跪的地方是一个特地搭起来的台子,不会因为关节接触到地砖而感觉太凉,但是郑秋冬还是微微的起了一身疙瘩。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温暖的大手附上了光滑的臀部,轻拍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激起耳根一阵红,还没等反应过来,涂好润滑剂的灌肠管已经伸了进来。


“唔嗯……”郑秋冬知道液体是放在保温箱里的,然而对方拿出来已经有些时候,液体稍微有些变凉,水流接触肠壁的时候还是有些刺激。


“放松,有些凉。”屁股上的手掌又拍了两下。


果然,这家伙故意的。


像是有些怜惜身下的人,陈亦度把水流放缓,双手伸过去帮忙揉着肚子,“2000毫升,忍着点。”


等水流慢慢灌完,郑秋冬的小腹略微凸起来了一点,陈亦度满意的轻揉了两下,听到身下的人隐忍的吸气声,迅速的拔掉了身后的灌肠管,塞进了一个小号的肛塞。


“15分钟。”说着,给郑秋冬带上了眼罩。


接下来的时间像是被无限的延长。


 


黑暗与安静总是能让人思绪漂移。加上之前在客厅里的时间,郑秋冬觉得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小时候对黑暗的恐惧,在狱中的日子,不堪回首的过去,自己被揭露时候的难堪,同事的眼光,众人在背后的议论……直到今日,自己还是无法逃离黑暗的掌控吗……


重新看到光明的时候,郑秋冬是感恩的。


陈亦度放大了的脸就在他的眼前,吻了吻对方的脸颊,“你做得很好。”


郑秋冬这才发现,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


 


第二遍的量依旧是2000毫升,不过陈亦度这次既没有让他跪着,也没有拿眼罩,在确保肛塞塞好后,陈亦度抱起郑秋冬坐在了浴室那面大镜子前。


轻轻的揉着怀里人儿微凸的小肚子,低沉的嗓音在耳后好像有着魔力,“宝宝这么大了啊。”


郑秋冬腹诽,自己都快40的人了还宝宝呢。


然后看到身后人的手和他不怀好意的眼神,顿了顿,忽然明白了什么。


陈亦度你个大色狼!!我才不要给你生孩子!!!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这句话根本的逻辑错误。


剩下的走这里,答应我会回来评论的好吗


以为自己会写完全程 然而并没有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