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K莫/ABO】星辰言

兮兮兮兮夕拂衣:



未来机甲ABO文

平民少校alpha vs 上将之子omega



01

郝眉接到第一道军令的时候正在研究新一代机甲的图纸,他迅速扫了一眼,瘪瘪嘴,顺手将调令纸当了草稿。


郝眉接到第二道军令的时候正在修复受损的机甲,他抬手,动作流畅地将螺丝刀插进通讯器的主板,显示屏上一道人影隐约闪过,滋啦一声就只剩雪花片。


又平静地过了两天,郝眉正埋头苦心研究集成电路板,实验室的大门被碰的一声踹开了,门框脱落了一半,另一半摇摇欲坠。


“谁啊!有病……啊啊吗?”



待他看清来人,郝眉只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垂下头,他乖乖地叫道:“宣叔。”



门口的人一身军装,态度冷然,不置可否地哼了声,他走近郝眉,一挥手将实验台的东西扫开,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郝眉敢怒不敢言,默默伸手捂住耳朵。



一阵光闪过,全息投影投出一个人的身影。



“臭小子,你反了是不是!”



“你还敢违抗军令,我是不是叫不动你了!”



“你军校怎么毕业的!”



郝眉漫不经心地听着,随口答了一句:“第一毕业的。”



“好,好,你还敢说,上次那个厉少将的儿子,你到底怎么欺负人家了,你给我说清楚。”



“报告将军,你这话说的,我一个omega怎么欺负一个alpha啊。”



“你还知道你是个omega,你你!”



眼看着自己老爹又要激动起来,郝眉无奈叹口气,正准备继续捂耳朵,站身旁的宣叔突然开口“说重点。”



“啊?哦对了,你给我回来趟,打扮好看点。”



“又干什么?”



“相亲!”



“我…”



一句话没说完,对面的人动作迅速地切断通话,郝眉感觉自己被噎住了,一脸哭笑不得。



他转头无奈地看宣叔,对方微微侧身,面色波澜不惊,但动作含义明显,今天是准备强制性把自己运送回家了。



郝眉低下头,无奈又委屈地轻声说:“老爸何必呢,他又不是不知道我被……”



身旁的人极轻地叹息了一声,抬手摸了摸他的头,一如小时候无数次无声的安慰。



02

空中列车高速行驶着,从透明的防护罩外隐约可见闪烁的星河,然而这种美景某种意义上已是一种假象,科技的高速发展总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而当其发展到足以治理某些污染的时候,有些后果已不能挽回。



这天空中唯一的真实也许只剩一轮明月,挂在空中散着柔柔的光芒,今夜的圆月格外轮廓清晰,郝眉心想,要是如同那些爱神神叨叨的占星师所说,月圆夜,恰适合故人相逢。


郝宅没有坐落在繁华的闹市中,而是安于城市一隅,背靠一座孤山正对一湾碧水,独占了一片难得的自然美景。



郝眉迷迷糊糊在车上睡着了,朦胧中似乎听到自己老爸冷哼一声说自己去房间看,然后摆摆手利落地转身离开。


郝眉心想明天睡醒了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老爸,必须在他有行动前说服他放弃推销儿子的行为。



半闭着眼摸索着回到房间,郝眉一推门没推动,疑惑地低头发现门外加了一道锁。这锁破解起来简单但是又与整个房子的安保系统隔绝,需要人从外部解开,以前常被自家老爸用来惩罚不听话的自己。



一脸茫然地拨弄几下解开锁,推门走进房间,自动感应灯亮起的瞬间郝眉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他呆愣着看到走前随意丢在地上的大型拼图被拼好整齐地摆在桌上,歪歪扭扭挂在墙上的电子海报被扶正改了画面,间距相同一字排开,像是走进了某间展览室。



很快,郝眉注意到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的信息素味道,收敛得不错,但alpha天生的强势气息依旧隐藏不了。



那人慢慢抬头,一身黑色装扮,头发是简单的板寸,眼眸深黑,极有侵略性地盯住自己,不过一瞬又变成沉寂淡定的模样,鼻梁高挺,很英俊,第一次见但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郝眉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结束运转了,一个长得很帅Alpha在自己的房里?



那人起身向自己走来,背脊挺得笔直,面色波澜不惊,是个军人,郝眉心里暗自判断。



愣神间,对方停在在自己面前,微微勾了勾唇,伸手道:“我是KO。”



伴着对方磁性嗓音的是突然浓烈起来的信息素味道,郝眉仿佛被吓到一般后退了一步,身体撞上门框,陈旧的记忆开始浮现,这味道,恐怕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是他。










tbc.

断断续续四次在同个地方没有保存…

本来想码长了一起发,我还是先发上来一段吧…

晚安💕















评论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