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K莫】半路兄弟。(骨科AU)

带感!

盐罐子:

· 《微微一笑很倾城》同人


·   KO X 郝眉


·   【注意】强行骨科设定,介意的就不要往下看了!!


·   【注意】年龄操作,17岁的KO和16岁的郝眉(大概。


---------------------------------------




01.




街道办找来的时候,KO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逃跑。


他虽然身材瘦削却非常有力,脚下一蹬就上了小餐馆后院的墙顶,刚想翻走,腿就被餐馆老板给拉住了。


“跑什么!”餐馆老板长得白白胖胖,手也肉嘟嘟的,拽着KO悬在半空的裤脚:“不是来查童工的,你别紧张。”


KO有些犹豫,不是来查童工的还能是什么?但转念一想,自己今年已经17了,严格来说也不算在童工的范围内,便沉默地点点头,纵身跳下墙头。


街道办的人胳膊上别着红袖章,见了他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是这孩子吗?”


“应该没错,”另一个人翻了翻手上的档案,看向KO报了两个名字:“你父母的名字,对吧?”


KO愣了片刻,许久之后才点点头。


那人在档案上打了个勾,又报了个名字:“你的名字,对吧?”


KO又点点头。


无论是父母的名字,还是自己的名字,听起来都有些陌生了。


从父母双双去世,自己开始四处漂泊打工至今,已经整整3年。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人口查询,没想到街道办的人在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又递过来一张通知书:“好消息,你有新的监护人了。”


KO皱起眉头,这简直莫名其妙。


当年他父母横死之后,学校和居委会都想尽了办法想找到其他的亲戚和家人,但要么是拒绝接手这个拖油瓶,要么是根本杳无音讯,如今3年过去了,又从哪里冒出来的“监护人”?


翻了翻手上的资料,监护人一栏写着一对夫妇的名字,男人姓郝,完全陌生,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却很微妙,仅仅与自己的母亲相差一个字。


KO抬起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毫无波澜地看向对方:“他们是谁?我不认识。”






02.




“找到了?!真的?!”


郝眉激动得上蹿下跳,差点要蹦到他爸的写字台上,


“在哪在哪儿!他什么时候来!!“




“坐下坐下!”郝先生拍了拍桌子:“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像个猴子。”


郝眉挠了挠鼻子:“我妈都说生我之前梦到峨眉山,搞不好我就是猴子转世呢。”


“行了,少跟我贫。”郝先生叹了口气:“应该这两天就到了。你要跟人家好好相处,知道了吗,不可以欺负新来的。”


“那必须的!”郝眉拍拍胸脯:“我绝对团结友爱互帮互助和表哥手拉手争当社会主义接班人!“


“刚入了团这讲话就一套一套的了,”郝先生笑起来:“以后他住你隔壁。”






03.




KO从来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富裕的亲戚。


他的父亲是个典型的穷小子,从城乡结合部一路打工到大城市,在一个效益不怎么样的小公司负责安保工作,拿着一份微薄的薪水,早早和老家断了联系。


而母亲看起来却不像是贫寒出身,KO依稀记得儿时的母亲端庄美貌,她拥有和街坊邻里那些市井女人不同的气质,说话总是柔和而有礼,情绪内敛而温婉。只是后来,那样的母亲在生活的重压下变了样,风吹日晒的皮肤沟壑丛生,干家务的手变得粗糙,为了几块钱跟楼下小卖部的老板舌战不休。渐渐变成了毫无光彩的样子。


母亲还有什么家人,亦或是祖父祖母是谁,他统统不知道,母亲从来没有提过,他也不问。


如今想来,这事情倒也不难想象,出身富裕家庭的大小姐,跟着穷小子私奔,从此和家里断绝关系什么的,即便是没怎么看过电视剧的KO也能猜出个大概。


只是这些有钱人现在跑来要领养自己又想干什么呢,还有一年自己就要18岁,再也不需要什么监护人了。


KO背上自己仅有的行李,上了前来接人的轿车。


天色渐晚,繁华的城市华灯初上,路灯,霓虹灯,车灯交相辉映,以往熟悉的景色在车窗外飞速后退,逐渐变成陌生的模样。


已经习惯了漂泊的KO难得地在心里泛出一些彷徨。


这条路,他的人生,究竟会通往何方。






04.




郝眉从早晨就开始表现出仿佛要过大年一样的亢奋。


几乎每三十分钟就要看一次表,整个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得到花园里去跑圈。


他,郝眉,一个不折不扣的90后独生子女,在孤单寂寞地度过了16个年头之后,终于!要迎来一个哥哥了!!


老天开眼啊!!


郝眉至今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因为顽皮拽了两下同桌小姑娘的辫子,对方的哥哥就从高年级杀过来把自己胖揍了一顿的惨痛经历。妈的,有哥哥保护真好啊!!彼时二年级的郝眉回家哭着喊着抱着老妈大腿要求再给他生个哥哥,郝妈妈无语凝噎:再生也只有弟弟了!我上哪儿给你弄哥哥!


可事实上,他还真的凭空冒出来了一个哥哥。


天知道他有多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父母出远门的时候可以不用一个人在家里游荡,玩游戏机的时候不用永远都是人机对战,偷偷从学校翻墙跑去网吧玩的时候有个人能在围墙下面接住他,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一个人多没意思,两个人才带劲啊。




天色渐晚,郝眉正一个人在床上焦躁地翻滚,忽然就听见楼下大厅里传来声响,他一蹦三尺高地从床上跳下来,连鞋子都没穿就咚咚咚地跑出门,刚到走廊上就看见楼下来了人,他好奇地把头伸到扶手下的栏杆里望外瞧。


前去接人的司机师傅把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领进了门,郝先生和妻子赶紧迎上去热情招呼,嘘寒问暖,可那位少年除了一开始有些无措地向后退了一步之外,便再没了回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只是偶尔小幅度地点点头。


郝母显然十分想念自己已经去世的姐姐,见少年眉眼之间那股挥之不去的相似,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抱上去就是一通乱哭。


眼见着那位波澜不惊的少年被自家老妈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郝眉急的直嚷嚷:“妈、妈!!你冷静点,别把我哥吓跑了!!”


郝家别墅的大厅十分宽敞,这郝眉在二楼一嗓子简直绕梁三日回音不绝,顿时所有人都抬头看过来,郝眉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羞得恨不得赶紧跑走,不料自己的脑袋卡在了两个栏杆之间,他越急越是拔不出去,脸上臊得通红,最后只能放弃任由自己像个智障一样把头挂在栏杆外面,尴尬地朝楼下的人挥了挥手:“嗨、嗨……!大家好啊……“


脸上还挂着泪珠的郝母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就连司机师傅和旁边的几个女佣都捂着嘴抖肩膀努力憋笑,方才愁云惨淡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已经消散不见。


楼下的少年抬起头,看向郝眉,脸上的淡漠竟是消退了一些。他缓缓抬起手,摇了摇,张口说出了来到郝家后的第一个字,


“嗨。”






—— TBC ——




不要被这么正经的剧情骗了,我其实只是想写骨科的日常而已。


想写表面上冷酷炫但心里是个爱弟狂魔的KO,


以及一边被草翻一边嘴里胡乱喊着“KO哥哥”的郝眉(我要报警了。




写作兄弟,读作搞基。



评论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