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凯源】平凡世界(已完结)上

Joycehey:

* 给屋里又帅又可爱对人又好又温柔前途无可限量的大宝的生贺~大宝啊,真的舍不得你长大T_T


* 堂兄弟凯源,一个不涉世事之前的平凡故事


* 我本来是赶着9:21pm发的,结果今天为何2w的就不能一起发我去…无可奈何,分成两部分了!


 


 


他来到我的生命里,要的一直不多,只拿走了一颗心,我的。


 


 


“王俊凯,你站好了!”浑厚的男声严厉地从王俊凯头顶上方砸下,王俊凯打了个激灵。


王俊凯抬起头,看了他爸一眼。王俊凯早上还没醒,就被他爸从床上提溜起来,塞进车里,等中午烈日当头的时候,他就被带到了乡下。


在王俊凯十一年的生命经历里,这个地方给他的回忆一直不太好。水土不服,一回来就吐。饭难吃,馒头比砖头还硬。所有人说话都是浓重的方言,有时候他也听不懂。


王俊凯妈妈于晓曼心疼儿子,能不带他回来就不带,因此还跟丈夫王钦珏吵过几次架。后来还是王钦珏让了步,除非有必须要回老家的事情,不回也就不回了。王俊凯的爷爷奶奶也已经来C城生活,回老家认祖归宗的意义,也就没有那么急迫。


可这回啊,连于晓曼都没有阻止,王俊凯看着妈妈抱着胳膊站在门口,脸上冷冷地目送他离开。王俊凯脑袋里灵光一闪,反应过来,这次这祸是闯大了。


他干什么了呢?对,王俊凯组织了场群架,和对门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因为两校门口那块空地到底归谁呛了起来。


一捋袖子开打的时候,王俊凯觉得自己特帅,毕竟是为了自己学校的地盘,他那点不合时宜的集体荣誉感突然充满胸膛,早把其实他自己还在过六一儿童节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么地,等两方校领导来阻止的时候,两伙小孩子都挂了彩。


教导主任弯下腰挨个看每个人的伤势,看到王俊凯的时候,瞪了他一眼,说:“怎么又是你!”


王俊凯眨眨眼,“嗯”了一声。


之前王俊凯替同学打抱不平,本该是那位同学当鼓号队队长的,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被人顶掉了,王俊凯气不忿,跑到公告栏前把当选的丫头灿烂如花的照片一把撕了下来。


当然,王俊凯这样的事迹不胜枚举,以至于于晓曼成了学校的常客。


王钦珏在C城官做的不小,很早就和学校接洽多照顾照顾王俊凯。可没成想,学校没找到照顾王俊凯的方法,还得成天给王俊凯收拾他捅的篓子。


一家人对这个小刺头也是没有办法,可王俊凯还是一脸倔地说:“我那是为了正义!”


王钦珏不理会儿子这11岁的正义是什么,当即拍板把他扔回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老家。


“这孩子是享福享折了,得受受罪。”王钦珏这么跟王俊凯的二爷说道。


他二爷驼着背,拄着拐杖,勉强用浑浊的目光瞅着王俊凯。王俊凯看他皮肤粗糙,脸上尽是沟坎,瞟了两眼,又收回了目光。


“来,源源,你过来。”他二爷向后摆了摆手。


一个和王俊凯差不多高,穿着个白布褂子,灰色布短裤的孩子从他妈妈身后蹿了出来,走到老人身边毕恭毕敬地喊了声“二爷”。


“哎,源源。这是你堂哥,你俩年龄差不多,以后你多照顾照顾他。”


王源低着头,手指搓着衣服下摆,快速地看了眼王俊凯,又回了声“哦”。


王俊凯仔细想了想眼前这个孩子,只是有个微茫的印象,以前见过。王源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倒是白白净净的,脸上因为太阳晒得有些发红,若不是这衣服穿戴,王俊凯还以为他也是闯了祸被下放回来的城里娃。


 


王钦珏交接完王俊凯,午饭都没吃,开车又回C城了,王俊凯知道这是他爸嫌弃他呢。


一瘪嘴,王俊凯抱着自己的书包,跟着王源进了院子。


“小凯哥哥,你跟我睡一张床吧。”王源爬上床,把自己的枕头往里面推了推,又从木柜里拉出一个枕头和薄巾放在床上。都是新的,看来这家人是准备过迎接王俊凯来的。


王俊凯是蛮横了些,倒还真不是个矫情的主,回了声“好”,就把衣服和生活用品掏出来,该摆哪儿摆哪儿。


“小凯哥哥,中午咱上大爷爷家吃饭,你喝口水我们就过去吧。”王源站在床边,怯生生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不知道这孩子这眼神和表情是什么意思,皱了下眉头,王源立马绷紧了身子,以为他不高兴了,紧张了起来。


“行,我喝好了,走吧。”王俊凯放下杯子,抹了把嘴。


目光下移,王俊凯才看到刚才喝水的茶缸上画了朵大红花,杯口已经掉瓷了,他突然怀念起他爸上次出差给他买的卡通杯,那材质那口感。哎,这次真是玩大了,王俊凯叹了口气。


对面王源看着王俊凯这声叹气更加忐忑了,他本来对王俊凯的记忆就不算那么美好,这王俊凯进屋一会儿又是皱眉又是叹气的,王源更加觉得自己没伺候好这位公子哥了。


“小凯哥哥,你,你怎么了?”王源最后还是决定问一句。


“哎,是男人,就得承担责任!”王俊凯下了这么个结论,不知道是说给王源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王俊凯在前面已经跨门出去了,王源忙小碎步跟上。


“小凯哥哥,大爷爷家在这边。”王源赶上王俊凯,拽了拽他衬衫的袖子,朝左手边指了指。


“哦,好。”王俊凯顿了顿步,和王源一起往左边走去。


这村里的路,还是土泥路。才下过雨,一脚踏下去还得陷一秒,王俊凯锃白的运动鞋已经有泥点铺上了。王俊凯心中无奈,抬头看看侧前方的王源,发现他那双布鞋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到了大爷爷家门口,王源的脚步在经过拴马的杠子前顿了一下,他看了眼跟上来的王俊凯。王俊凯还有些莫名,看看王源,又看看这杠子。五秒之后,他突然瞪大了双眼,想起来了。


王俊凯想起的,就是先前王源对他那点不算美好的回忆。


那时候王俊凯有七岁,王源六岁。王俊凯跟着父母回来过年。电视信号不好,动画片也看不成,天寒地冻的,除了放炮,没别的好玩的。


这乡下的炮仗吧,质量也不大好。摔炮怎么摔都不炸,王俊凯气的全扔地上了。他亲爷爷一边数落着王俊凯又一个个给捡回来,重新笼成一盒后,塞到王源手里。


王源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往地上一摔,响了。王俊凯顿住脚,回头看着王源。王源冲他笑笑,又拿出一个一摔,又响了。


王俊凯盯着王源,王源有些得意地扬扬手,说:“小凯哥哥,我教你吧。”


可不知道王俊凯哪儿又不对劲了,对王源说了句“不稀罕”,掉头就走了。


王源愣在那里,过了会儿,耸了耸肩,跟上王俊凯,陪他去合作社买炮。


王俊凯这回买了擦炮,他试了一个,确定不是瞎火,才付了钱走了。


王俊凯走几步擦一个,扔到水塘里一个,水里的爆炸声不够刺耳,如同捂在手心里的咳嗽,不知道到底是想让人听见还是不想让人察觉。


没劲儿,王俊凯摇了摇头,眼看着走远了些,王俊凯突然害怕自己找不到回大爷爷家的路,连忙转身一溜小跑原路返回。


眯着眼,远远地瞧见三个孩子坐在大爷爷家门口的马杠子上,王俊凯觉得这个玩法新奇。三步并两步就到了跟前。一看,是王源还有另外两个堂姐。


“哟,小凯呀,上来坐。”其中一个姐姐喊了声王俊凯,王俊凯忙点了点头。


杠子有些滑,往上面爬的时候还有些勒手,王俊凯平常就是一白斩鸡,跟王源这些成天在庄稼地里摸爬滚打的孩子可不能比。王源看他爬的费劲,伸了下手,说:


“小凯哥哥,我拉你吧。”


王俊凯抱着杠子,双腿盘着杠子,努力撑着,眼看着就要滑下去了,还是硬着头皮说:“不用。”


哪能在本来就比自己小,看起来也挺弱的王源面前丢脸呢,王俊凯在心里说了声“no”。


王源无奈,摇了摇头,继续抠自己手指甲盖里的面粉。上午帮大奶奶和面,可是攒了一指甲盖儿的面坨糊糊。


吃奶的力气大概也用上了,王俊凯终于在两位堂姐已经开始打哈欠的时候爬了上来。


“小凯,你会爬树吗?”另一个姐姐问王俊凯。


王俊凯此刻还有点窘迫,但是不会就是不会,他也不想瞎说,就摇了摇头。


“回头让你源源弟弟教教你,你这么大还不会爬树啊。”


王俊凯撑着杠子努力让自己坐直了身子,他不太明白为什么长这么大一定要学会爬树,瞟了眼王源,王源眨着大眼睛好像在问你要我教你吗,王俊凯咽了下口水,点了点头。


都是亲戚,又都是年龄相仿的孩子,本来不熟,一会儿也就熟了。两位堂姐和王源都对王俊凯嘴里城市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王俊凯心里那点小骄傲很快被吹了上来。


这话一说开了,王俊凯可算是停不下来了,什么航天飞机潜水艇,东边日出西边雨,伊索寓言阿凡提,就没他不知道的事儿。他一个人单口相声嗨得很呢,突然听到旁边有个脆脆的声音小声问了个问题:


“小凯哥哥,城里能看到萤火虫吗?”


王俊凯猛地看向王源,王源还是微笑的模样,很好看的笑容,却浇灭了王俊凯心里刚才那点小自豪。


“没有。”王俊凯回答。


王俊凯性子里这点耿直,让他到很久很久之后都在庆幸。因为这点儿耿直,让王源觉得他和其他那些从城里回来的孩子不一样,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和王源全然不同的生活经历之后却不谋而合在这一点,是这二人最初的缘分。


“那我回头带你去看。”王源这会儿笑得更开了。


“嗯,好。”王俊凯还是分辨出了王源眼里的不是炫耀,而是单纯地想跟他分享美好事物的心情。


话轮再启,堂姐开始说起斗地主的事情,王俊凯不是很会,只是过年的时候会站在姨妈们身后看看而已。他有些无聊,边应着话边玩起了手里的东西,还是那盒擦炮。


王俊凯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取出一根,熟练地往天上一扔,然后并没有关心这颗炮的掉落轨迹。


可是半天大家都没有听到炮响,王源先反应过来不对劲,他突然从杠子上跳了下来。双脚落地的刹那,王源看到那颗炮顺着他的裤腿砸在地上,炸开了花。


王源睁大了双眼抬头看向同样瞪大了眼睛目睹了这一切的王俊凯,王俊凯看着王源通红的脸,脑袋里蹦出了许多四字成语,死里逃生,劫后余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炮竹声中一岁除,诶不对……


 


这次差点出了大事的经历之后,王源心里隐隐地对王俊凯就有些忌惮,尽管王俊凯事后跟他反复道歉,王源还是觉得这个小哥哥,不怎么靠谱。


这样的印象就一直保持到了王俊凯被“下放”回来,王源想着别惹王俊凯就好。


王俊凯跟着王源进了大爷爷家,冲大爷爷微微欠了欠身。


王源的爷爷和王俊凯的爷爷是堂兄弟,这位大爷爷是王源爷爷的大哥,在村里德高望重,也是这个家族的长者,所以尽管王源和王俊凯其实亲缘关系已经没有那么近了,也还是会因为这样盘根错节的关系,相聚一地。


家里还是沿袭了一直传下的习惯,拿方桌一个个拼在一起,远远看去,像是个长桌。大爷爷坐上席,辈分最低年龄最小的王俊凯和王源被安排在了下座。


王源拉着王俊凯坐下,帮王俊凯拿了碗和筷,王俊凯对了对筷子头,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拿稳了筷子。王俊凯真饿了,看准了道菜就准备下筷。筷尖刚点到肉粒,王源伸出手握住了王俊凯的手腕,王俊凯手一抖,肉粒调回盘里。侧过头刚想问王源怎么了,就听到坐在主座的大爷爷声如洪钟地开了口:


“王俊凯,你急什么!”


语气很是严厉,王俊凯下意识地瞅了眼王源,只见王源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老人家坐在藤椅上,相比于其他人简陋的板凳,一条椅子就区分出了身份。短短几秒,在各路亲戚都看过来的时候,王俊凯脑袋里闪回了许多词句,却又捉不住一条有效信息。


“我饿。”王俊凯声音不大,但还是让所有人听到了。


王源在一旁有些着急,看看王俊凯再看看大爷爷,眉头更紧了。


正午太阳毒,饭桌虽然摆在了房檐的阴翳下,可知了一阵又一阵地叫唤宣泄着此刻的高温。王源看到王俊凯额角有汗滴下来,他记得这个哥哥很爱干净,想提醒他擦擦,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


“饿了,也不能忘了礼数!”大爷爷显然没想到王俊凯就这么实话实说了,他听说了王俊凯是个不省心的,这下可算是撞他枪口上了。


“王俊凯,你不要吃饭了,去一旁站着!”


王俊凯这下傻眼了,挨骂挨打都好说,这不让吃饭了还了得。


知了又开始新一轮地沸腾,王俊凯被大伯揪着衣领拎到太阳地下面。手指绞着T恤下摆,王俊凯有些不知所措。


尚且没到真正理解什么叫做面子的年纪,也慢慢懂得了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是难堪的。王俊凯在学校里虽然爱惹事,却从来没有被当众批评过。他不知道这里面有他爸的作用在,而此时此刻,他想念起了老爸,因为他很想勉强认个错,离开这个他饿了一早上到中午,还是不给他一口饭吃的地方。


一个家族的主要成员围聚在一起,却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一位亲属,是不合适的,但是如同古往今来许许多多这样的中国家庭一样,即便人人心里都清楚,却依然不会有一个人为王俊凯求情。谁也不愿意做逆鳞,从而加深了权威的不可违抗性。


王源爸爸坐在他对面,夹菜的时候看到王源眼睛瞟着王俊凯,在桌子下面踩了王源一脚。王源吃痛,轻声“哎哟”了一下,接着又收到他爸警告的眼神。


低下头,王源用鞋尖抠着地上的土。王俊凯不能不吃饭,王源曾经忙着帮妈妈干活没吃饭饿晕在地里。王源知道城里来的小孩都娇贵,他羡慕王俊凯不沾农活的双手,也知道他这具身体不能这么糙着活。


王源夹了一筷子韭菜炒鸡蛋到碗里,又夹了一块鱼,把自己那只鸡腿也放进去,又添了别的菜,等他在他爸疑惑和警告的眼神里住了手的时候,王源手边的碗已经垒成了一个小山包。王源站了起来,端着碗进了厨房。家族吃饭,小辈们要自己把碗筷拿回厨房,所以除了刚才目睹了王源行动的他爹,其他人都没觉得奇怪。


王源趴在门口向外面看了看,王俊凯手背在后面自己掀着衣服,是真的热,黑色的衣服后面一道道白线,那是汗结的盐。


凝神聚气了一番,王源抬脚跨过门槛,脚步不敢大声,走到大爷爷身边。


“王源。”王源父亲迅速喊了声,但是王源还是小细胳膊先抓住了大爷爷椅子的扶手。


大爷爷一直都挺喜欢这个乖孙的,王源向来讨巧,不争不抢,看着心里极有数。这会儿看向王源,眼神和语气都和善了许多。


“怎么了,源源?”


王源抿了抿嘴唇,眼睛瞟了下地面,胳膊撑着扶手向后仰了下身子又倾身靠向大爷爷耳边。


“大爷爷,您看外面太热了,别让小凯哥哥罚站了,就,就罚他和我一起去厨房洗碗吧。”说完王源还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看着大爷爷。


老人家看看王源,又看看十步远的王俊凯,清了清嗓子问王源:“怎么,心疼你哥哥?”


王源又荡了下身子,点了点头,耳朵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热的。


“嗯,还是源源性子好,善良。”坐在一旁的王源二爷爷补了句,同时也是让他大哥给王俊凯一个台阶下。


老人家当然知道这事儿不能太过火,也得给王俊凯那个虽然没到场但怎么也算是这个家的一份子的爷爷一个薄面不是。


“行,源源,你带小凯去厨房吧。”


王源忙三步并两步跑到王俊凯身边,说:“小凯哥哥,你跟我去厨房吧。”


“啊?”王俊凯刚才全神贯注地盯着地上的蚂蚁搬家,心里还在想着应不应该提醒大家要变天了,王源这没有上下文的话整懵了他。


王源急了,他看到王俊凯额角的汗水就觉得他一定很热,索性牵起王俊凯的手就往厨房的方向拉。


王俊凯一个趔趄,赶忙跟上了。


进了厨房,王源甩开王俊凯的手,把刚才煨在锅里的饭拿出来。王俊凯看着他比灶台高不了多少,却能娴熟的掀起两个脸盆大的木锅盖。拿着布把碗边绕一圈,吸溜着嘴巴把刚才给王俊凯留的菜放到灶台边上。


回身揭开竹筐上的遮布,王源给王俊凯拿了个豆包,再转过身看到王俊凯还愣在那里。


“小凯哥哥,你快吃吧。”王源走过去把豆包塞进王俊凯手里。


王俊凯还是没动筷,平视着这一年还和他差不多高的王源。这个年龄的孩子尚且不能对感动做具名的表述,王俊凯只觉得心里很暖,刚才的无助此刻被手里这个豆包消解了。他拿起豆包大口咬了一下,又噎的直咳嗽。


一旁的王源更急了,他又想给王俊凯捶背,又想给王俊凯打碗水,一时间竟在原地手足无措起来。


王俊凯看着王源乐了,王源反应过来也笑了。童年的他们,心里没有那么多纠结,只是觉得你的样子很好玩,所以那晶亮的眼睛,没有杂质的轻易就见了底。


外面散了场,王源赶忙走出去想去收拾碗盘筷,王俊凯放下碗拉住了王源。还没说话,王俊凯先打了个嗝。王源停住脚步,咧开嘴看着王俊凯笑了。


“你这么着急要干什么啊?”王俊凯握着王源的手腕问。


“去收拾东西啊。”王源回答。


“你等等,我跟你一起。”王俊凯转身又扒拉了两口菜,手背一抹嘴也走出了厨房。


“你再吃点啊。”


“不吃了,饱了。”


“不好吃啊?”


“很好吃啊。”王俊凯惊讶地看了眼王源,全然不记得他更小的时候和王源一同吃家宴是摔过筷子的。


王源心里舒了口气,笑眯眯地往桌子走去。这次掌勺的是他和王俊凯的小婶,菜一直做得很好吃,王源又挑了他觉得最喜欢吃的,看来没失误。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冲着碗,堂姐们擦了汗也过来帮他们洗。王俊凯努力听着他们说的话,时不时还要王源帮他翻译一下,倒也觉得充满了趣味。


 


打那之后,王俊凯和王源亲近了许多。两人同睡一张床,睡前的聊天越来越长。王俊凯聊着聊着才知道为什么王源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王源知道的一点不比他少。


乡村的教学条件确实不好,但是王源的老师是个难得的好老师。他是这个村里走出去的,师范毕业后自愿回来投身基础教育。他发现王源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就把适合王源看的课外书都借给他看,久而久之,王源的知识面就广了起来。


“小凯哥,你说我们能不能同时在两个地方存在啊?”王源拉过布单子一角,给自己盖了个肚子,又抻过去给不爱盖东西的王俊凯搭上。


“听说能。”王俊凯胳膊直直伸着,手指在半空中绞在一起。


“怎么能呢?”王源也学着他的样子伸长了手臂。


王俊凯撞了下王源的小拳头,说:“你看这样不就是吗?这里有个我,旁边还有个一模一样的你。”


王源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过了半晌,王俊凯觉得自己可以蒙混过去的时候,王源又出了声:“哥…我没明白。”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木屋顶梁时不时有碎屑掉落,一阵风吹来,一根电线连接的灯泡还会摇动,一切都让此刻的王俊凯,生出了点不合时宜的诗意。


“我心里装着你,你心里装着我,我们像爬墙虎一样,共生共长。”


王俊凯说完,看见王源放下了手臂,胳膊打到布单上,王俊凯明显感觉身侧一落,布单勒到了肚皮。


“哦。”王源应了一声。


王俊凯其实也不大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小脑瓜觉得大概人不能同时存在于两个地方,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心里装着另一个人,那不就可以带那个人,一同去到许许多多的地方吗?那样,是不是就是同时存在了…


多年之后,王源在书上看到,这竟是个改变物理世界的问题,可不论科学家怎么解释,王源都还是觉得那年11岁的王俊凯,说的最有道理。


一天早上,王源妈妈差王源去小河对面自家集柴火和稻草的地方拉点柴禾回来,王俊凯三步并两步也要跟着去。


王源和王俊凯一人拉着板车的一根把手,往小河边走去。


和天气一起慢慢入了秋的是王俊凯那双慢慢变了颜色的白球鞋。王俊凯来的时候被他爸揪上车,接过他妈妈给他准备的行李,懵腾腾地就来了。现下天气转凉,乡下没有那么多汽车和工业制品,气温又凉了些,王俊凯才他竟然没有长袖御凉。


王源妈妈比划了下,就给王俊凯找了件王源的衣服。王俊凯试的时候,王源就在一旁撑着小脑袋看着。嘴巴咬着小手指,眼睛盯着衣服。


“衣服给哥哥穿几天好不好?”王源妈妈问王源。


王源还是保持先前的动作,极快速地瘪了下嘴,再抬头看向王俊凯,点了点头,响亮地说:“好!”


其实这件在王俊凯看来没什么特别的浅蓝色长袖薄衬衫是王源的小姨从城里给他带回来的。王源舍不得穿,穿过一回就赶紧洗了藏在箱子里。


这会儿王俊凯跟着王源,跨过田埂,拉着板车走到柴谷堆旁。这里每家都会自己堆一个谷堆,平常庄稼地里掉的枝叶和树杈,收集在一起,拉回家可以给厨房烧火。头天下了雨,柴禾湿淋淋地很重,王源捡起一个扔掉,再捡一个又扔回去了。


“怎么了?”王俊凯蹲在一旁随手捡起根木柴撩起,再放下,饶有兴致地看着已经皱起眉头的王源。


王源斜了他一眼,说:“来来来,过来帮帮忙,挑点儿不湿的回去,这些都没办法烧火。”


“好嘞!”王俊凯甩了木头就跟过来。


“把袖子捋捋,别把衣服弄脏了。”王源看了眼王俊凯的胳膊。


王俊凯刚想说王源怎么事儿这么多,第一个字的气息已经打到嘴边的时候,王俊凯抬眼看见王源小心翼翼的眼神,话说出口就变了:“好,弄脏了我给你洗。”


王俊凯拍拍王源的肩膀,冲他傻乎乎地笑了笑。这一笑,王源倒愣了下,转过身背对着王俊凯,耸了耸肩膀,乐的。


庄稼地里,劳作的村民们渐渐来了。远远地看去,就见老王家的两个宝贝疙瘩孙子弯着腰忙着。看不出谁大谁小,看不清到底是谁,一双人影时而分开来,时而凑在一起商量着,姑且称之为童趣,却又和谐得很。


锄头扛上肩,脚下的步子砸得实,不论在哪里,人们都在为自己和家人的生计奔波着。成年后的王俊凯和王源,回过头来都在感谢这段人生经历,尽管王源嘲笑王俊凯是来农村做客,但王俊凯还是觉得,那段时间,他才是真正脚沾了地,明白了疾苦。


天公不作美,先前的雨确实让两个小朋友收获不大好。勉强转了一板车,王源用绳子把柴禾捆好,摇了摇板车,感觉稳当了,把前板的绳子勒到肩膀上,就准备回去了。


柴沾了水,比往常重了一些,王源微微有些吃力。王俊凯在一旁看着粗绳扣着王源本来就没什么肉的肩膀,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有点疼。他从车后面绕到王源左边,握住王源的胳膊,说:“源源,你让我来拉吧。”


王源顿住了脚步,麻绳在肩膀上拱起了个弧度。王俊凯勾起绳子,不由分说地把王源扯到一边。


“你歇会儿,我来。”


说着,王俊凯脚下使力,就想往前走。可谁知,这活儿看起来没什么,真拉起来,还费了劲儿了。好在王俊凯底盘稳,几步走下来,板车也听他的指挥了,走起来也算是上了道。


王源觉得有些好笑,心里想着王俊凯大概是想尝试所有他没做过的事情吧。


来去的路途都是一样的,两人又路过了那条小河。其实说是小河吧,倒不是什么湍急的水,说是个水沟,可能更为合适。


两人走到水边,脚下带下去一些草,点到水面上,却还是波澜不惊。


王源赶了两步上去,前面过河的路有点窄,王源怕王俊凯走不稳,就想换他来拉。


可王俊凯不依,没停下反而加快了步子,王源想拦都没拦下。


毕竟还是少不更事,不懂得未雨绸缪,王俊凯忘了这是才下过雨的田间地头,一个不留神脚下就打了滑,还没反应过来,就往沟里崴去了。板车跟着往下坠,王源一个箭步冲上来按住了扑到车子的另一边。绳子狠狠蹭过王俊凯的胳膊,掉到水里之后,王俊凯才觉得皮肤火辣辣地疼。


王源反应快,但只来得及按下车子没捞着王俊凯。


沟里的水刚及腰,王俊凯仰着脸冲王源比了个大拇指,说:“还好柴禾没事儿。”


可王源已经吓白了脸,万一刚才车子掉下去了,那就会砸着王俊凯啊。王俊凯自己扑腾着从沟里爬上来,下巴磕着地了,吃了一嘴草。


王源反应过来,把板车拉到平地上,跑到王俊凯旁边,把他拉了起来。


“小凯哥,你,你疼不疼啊?”王源一急,小脸都揪一块儿了。


王俊凯的胳膊被王源拽着,面儿上还有点懵,疼他倒是不疼,但是王源的衣服被他弄潮了。


“咋办,衣服脏了。”王俊凯开口说的是这话。


王源听了更急了,说:“哎呀,我问你疼不疼啊,衣服脏了就脏了。”


“嗯,不疼,不疼不疼。”王俊凯捏着王源的手,觉得自己此刻除了说“不疼”,没有别的词能让王源恢复笑脸。


但是这次王源没买他的账,一手拽着他就往家里跑。


到了家,王源妈妈看到王俊凯落汤鸡的模样,眼睛都瞪大了。


“兔崽子,你带哥哥干什么了?”王源妈妈身材微胖,常年做活显得很结实,说起话来不怒自威。


“哥,哥哥拉柴禾,掉到沟里了。”王源站在王俊凯身后,听到母亲的质问,下意识地往王俊凯那边又挪了一小步。


王俊凯琢磨着这情形不太对,反手把王源往身后推了推,试图挡着他。


可他们都忘了,他们还是半大的小孩子,大人一眼,就望得透他们啊。


“小凯,你进屋换衣服,王源,你过来!”


王源爸爸也从里屋出来,很快看明白了眼前的情况。语气很是严厉,吓得王俊凯一哆嗦,心想小叔跟他爹,还真是兄弟。


王源妈妈过来扯了王俊凯一把,正好按到了刚才被绳子蹭伤的地方,王俊凯一抽一吸溜,王源妈妈的大嗓门儿又亮了相:“哎呀,王源,你看你做的好事,小凯皮都蹭破了!”


“该打!”王源爸爸说着揪着王源就把他按到院里的长凳上,拖了鞋子照着王源的皮肤就打起来了。


王俊凯觉得这不对啊,再怎么招不能打人啊,而且这事儿也不能怪王源啊,一个“叔”字还没喊出口,就被他婶拉到屋里了。


“你叔打他你拦不住的。”


王源妈妈一边给王俊凯找衣服,王俊凯就趴在窗边的缝纫机探头从窗户向外看去。王源趴在凳子上,一声不吭,不哭也不闹。


那一个个鞋底子打在屁股上,一声“啪”接着一声,王俊凯头跟着一弹,好像打在他自己身上。


“小凯,过来换衣服,别看了。”王源妈妈喊了一声。


“他怎么都不哭啊。”王俊凯想着自己每次他爹的大嘴巴子要抽上来的时候,他就先哇哇叫起来,他妈妈于晓曼就会立刻冲出来护着他。王源这会儿没一点声响,谁也不知道他其实特别疼。


“别管王源,他皮实着呢。”王源妈妈把衣服和毛巾塞到王俊凯手里,转身帮他关了门,出去了。


后来王源被他爸爸从椅子上揪起来,又被遣着去把板车拉回来,把柴禾堆到厨房外面的棚子下面,才被批准进屋休息。


这一天,王源都没办法坐着。饭是王俊凯偷偷端过来给他吃的。夜晚,王俊凯躺到王源身边,王源还是趴着。


王俊凯把薄毯给王源盖上,毯子隆起了一个小包。王俊凯很想给王源揉揉,可刚一碰到王源的腰,王源就“嘶”地出了声。


“哎你终于吭气儿了。”王俊凯也学着王源的样子趴到枕头上。


王源笑了笑,可这一颠,他屁股也跟着疼了起来。还没笑完,声调就转了个弯,成了吸气。


“我叔打你,你怎么不哭啊。”王俊凯觉得床板膈地胸前直疼,侧过身来,手撑着头,从一旁看着下巴点着枕头的王源。


王源没动,保持这个姿势嘴巴一张一合:“哭了他更起劲,忍忍他见我没反应,就过去了。”


“你疼不疼啊,今天是我害你挨打了。”王俊凯一手覆到王源的背上,顿了几秒,轻轻拍起来。


王源转过头,脸蛋贴着枕头,嘴巴压成了奇怪的形状,眼睛里终于露出了些委屈,说:“嗯,真疼。”


这是王俊凯和王源睡在一起的这么多天里,王源第一次真的像个弟弟一样,和哥哥说起了心里话。


“你以后疼了就要哭,知不知道?”


“嗯。”


“你疼了就告诉我。”


“嗯。”


“王源你以后来我们那儿上学吧,我带你去书店,那里有看不完的书。”


“真的?”王源眼睛里的委屈被这个消息带来的喜悦盖上,转而在黑夜里晶亮地闪着。


这一瞬间的许诺与期待,竟是两人终身的牵绊。





真不怪我要分开,都怪lofter!!!

评论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