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凯源ABO|娱乐圈向】上位 01

宛如一只犬句:

· 娱乐大亨凯X富二代小明星源


· 勿上升真人




Chapter 01


 


“小魔王今天又来公司了?”叶弋然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看向一脸愁苦的马骏。


 


马骏压低了声音说,“是啊,他刚刚闹腾说要叫公司把宇航接下来的那部戏给他演,还说如果要等到他爸跟大老板开口绝对让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说这孩子才多大,跟个祖宗似的天天不安生。”


 


“谁让他是富二代,我就不明白他爸公司的实力那么强怎么会让他来我们公司做艺人,况且他还是个Omega,你瞧瞧有哪个Omega这么泼辣的……”


 


叶弋然话音未落就被巨大的关门声打断,那位小祖宗地把文件扔的一地都是,对着管理艺人的负责人吼道:“走着瞧!我让我爸爸给王俊凯打电话,你们以为你们算什么……”


 


小祖宗发了一通火气急败坏地和经济人走了,马骏和叶弋然目瞪口呆,虽然这位蛮横的时候也见了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这样嚣张跋扈地骂公司的员工还是头一回,即使听起来有些嫩声嫩气但还是唬住了一大帮人。


 


人都走了一会儿马骏才回过神来:“这都什么人啊!”


 


“你说时代峰峻什么意思?”王源坐上车咬牙切齿地说:“我爸花了那么多钱赞助那部电影,居然公司出的角色是那个黑炭?”


 


何其龙有些头痛,他总不能说黄宇航比他看起来更有少年英雄的感觉,于是只好赔笑说:“他怎么有你好,就怪公司看走眼。”


 


王源一听更生气,一张小脸气得煞白,说:“你都听到他们怎么说的了,他们说是王俊凯选的角色不能换,不就是个破公司老总吗?还不是得求着我爸给赞助!”


 


“是是是,他们没眼光,你别和他们计较。”何其龙赶紧附和。


 


王源素来和他玩得好,刚才骂了那么久对着总是迁就自己的经纪人却怎么也提不起气了,他憋了瘪嘴委屈地问:“胖虎哥哥,难道我真的不合适吗?”


 


小孩难过起来和平常傲慢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何其龙最受不了他这样子,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自己,脸蛋儿上写满了伤心,他赶紧说:“源源别不开心啊,你比他们好了不知道多少,王总没挑你是公司的损失,不行你就跟你爸爸说说,让他出面。”


 


王源心满意足地听到对方安慰的话勾着嘴角得意地翻了个白眼:“那是,王俊凯这个臭瞎子。”


 


又被骗了。


 


何其龙哭笑不得,果然是鳄鱼的眼泪,也就自己傻每次都上当。


 


这孩子真该去当影帝。


 


何其龙想,脚下油门狠狠一踩,车子蹭地绝尘而去。


 


坐在车上王源心里还盘算着怎么把角色弄到手,他就奇了怪了,明明时代峰峻以前的老板力捧的是自己,怎么自从换了人之后就处处都不顺心。


 


王俊凯,混世小魔王在心里嚼了一遍,这么老土的名字。


 


说来也奇怪,王源去公司的次数已经算挺勤的了,可是王俊凯上任那么久却一次也没和自己碰到过,听说还是个Alpha,王源更来气,Alpha都是没脑子的种马。


 


任娇娇刚写完策划书就看到大老板过来了,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衬衣,下摆往西裤里一扎一双大长腿展现的淋漓尽致,任娇娇看着他英俊的脸蛋有些移不开视线,直到王俊凯进了办公室她才想起要汇报小魔王的事情,赶紧整了整衣服拿着文件过去。


 


“所以你说了这么久,这个王源到底是谁。”听了有十分钟任娇娇长篇大论的汇报,王俊凯终于从文件里托起腮看向她。


 


任娇娇明显一愣,心里疑惑道居然还有人记得不得王源,即使不因为王源的家世,小孩那张精致美好的样子也该让人过目不忘,她咳了一声说,“就是上次在候选名单上的那个十六岁的omega男孩,他爸爸是我们这部电影最大的赞助商。”


 


王俊凯好看的桃花眼稍微往下垂了点儿,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最终冷冷地说:“忘了。”


 


佩服。


 


任娇娇不由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她想象了一下如果王源看到王俊凯如此冷淡得反应非得气炸了不可。


 


王俊凯不见她搭话,继续问:“所以呢,他什么意思?”


 


任娇娇有些尴尬,她忽然想起文件夹里有之前王源拍的生写,赶紧翻出来让王俊凯看:“他是想让您把宇航的那个角色给他,毕竟他爸爸砸了那么多钱进去。”


 


王俊凯随手翻了翻那沓照片,画面里的男孩第一眼看上去恬静纯真,有少年独有干净舒服的感觉,男孩的眼睛特别漂亮,晶亮得如同精灵一般,照片里满是笑意,王俊凯这才想起来在候选名单上见过这孩子,五官的确很俊俏,但是气质却和那个角色大相径庭,一轮筛选的时候就被淘汰了,不过不管是从哪张照片里都看不出王源如此闹腾,但娱乐圈里的人表里不一一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何况是他这种家世好的小明星的确大多都喜欢用关系捆绑角色,王俊凯把照片往旁边一放,说:“不用管他,黄宇航很适合这部戏,演员不会换,形象是艺人自己的,他愿意闹就让他闹吧。”


 


任娇娇是带着对王俊凯无限崇高的敬意走出的办公室,以前高层都是由着王源,只有王俊凯不为所动,可是想到那祖宗知道了以后又要把公司弄得鸡犬不宁她就又有些头疼,也不知道大老板是不是真的能镇住他。


 


“呀!这个人真的是疯了吧,竟然敢这样对我!”王源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来自何其龙的通报,“我要去公司找他,难道我上午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现在公司都下班了吧,”何其龙看了一眼手表,“王总也不常来公司,估计你现在过去也遇不上正主儿。”


 


“那怎么办?”王源一肚子火,要不是他爸出差到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家去联系都联系不上他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我听说王总明晚会参加一个商业活动,听说有几个大导演去,你们公司几个师兄弟都去了,”何其龙一拍脑门儿想了起来,“就是前两天你拒绝的那个,你刘叔叔家办的,你还说志宏不去没意思。”


 


“这样啊……”王源心里盘算起来,“这样说我还非得去看看不可咯。”


 


“不过我听公司上下都说王俊凯从来都说一不二,而且这人儿特冷,你去了他也不一定就把这事儿放心上。”


 


“开玩笑,硬泡不成我软磨他还能有办法?我就不信我开口求他他都不答应。”


 


何其龙顿时背后一阵凉飕飕的阴风,但凡王源撒娇示软十次里十有十都是不怀好意,小蝎子仗着自己长得人畜无害到处装乖使坏,但他偏偏总令人不能真的生气,何其龙叹了口气,他是彻头彻尾服了,看王源势在必得的态度估计是非要拿下这个角色了。


 


电话那头王源还在说着他的小算盘,何其龙点开了王俊凯的资料,荧光屏里男人冰冷的目光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他的确和公司里说的一样有着张扬的俊美,但这样吸引人的一张脸却像是浸在冰冷的水中一般,有着一种独特的、危险的感觉。


 


何其龙忽然觉得王源要拿下王俊凯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小王公子生气是生气,但丝毫不影响他吃吃喝喝,晚上把罗庭信叫到家里一通吃吃喝喝,别看两人都瘦了吧唧的但食量惊人,才打了大半夜游戏就点了三次外卖,死了两局王源又想吃小龙虾,罗庭信闻风色变,这才过了半个星期他已经陪着小王公子吃了五回小龙虾了,他口味淡,也吃不明白小龙虾有什么好吃的,更何况王源回回点重辣,他现在听见小龙虾三个字都觉得一路从嗓子疼到胃里。


 


说时迟那时快,罗庭信一猛子夺下王源的手机,讪笑着说:“就不点了吧,都这么迟了,你明天不是还得去宏哥家的那个酒会吗,赶紧上床养养你的皮儿。”


 


王源一脸恍然大悟:“是是是,我怎么给忘了,我可得养足了精神跟王俊凯耗。”


 


罗庭信松了一口气,偷偷把订餐的软件一关,把手机交回给王源说,“那我走了,不影响你休息,你记得多定几个闹铃,免得明天又迟到。”


 


“行啦就你跟个管家婆似的,赶紧撤吧。”王源伸长了手关掉电视。


 


“行,你明天好好加油,事成了请我吃饭。”


 


王源咧嘴一笑:“放心吧,没有你源哥搞不定的人。”


 


罗庭信看着他笑得没心没肺心里却有些不好受,外人都以为王源是个横行霸道的富二代,但当年如果不是为了宏哥……


 


说起来他们这个小圈子其实和王源玩儿得最好的是刘志宏,刘志宏从小就喜欢表演,在戏剧方面又有很大的天赋,很小的时候就拍电影出名了,小时候王源温润可爱,他就小了刘志宏一岁,两家是世交,他一直都很崇拜刘志宏,天天跟在刘志宏身后,刘志宏十四五岁的时候在片场拍戏他就坐在场外安静地看着,小孩虽然也喜欢,但是因为内向没能和刘志宏一样成为童星。


 


但刘爸爸觉得他们这种世家的孩子不该做这种三流的工作,硬是把刘志宏送出国读书了,罗庭信至今都记得那时候刘志宏被家里断了演艺的路关在家里一个星期又被迫送出国时难过的样子,刘志宏关了多久王源就哭了多久,那天他们去送机时王源紧紧地抱住刘志宏说会代替他成为一个好演员,罗庭信从来没有见过王源这个样子,他只是隐隐觉得什么变了。


 


刘志宏被送走后王源真的被送进了时代峰峻,王源的父母一向愿意让儿子做喜欢的事,加上他们推波助澜王源很快也接到了第一部戏,只是……


 


罗庭信没想到王源在刘志宏走后性情也变得越来越不同,小时候罗庭信不常和他玩儿,印象里王源一直都是小天使的样子,Omega的孩子长得不仅柔软可爱,也很好相处,王源一直比较害羞,他们一大帮孩子玩儿在一起的时候王源总是站在刘志宏后面,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桥,好相处又很有教养。


 


可是进了演艺圈后他不仅仅是变的外向,连脾气也变得不像以前,如果一场戏拍不好他就会很生气,甚至去迁怒身边的人……


 


即使现在刘志宏终于回来了,可是王源也还是坚持要完成他的梦想。


 


他知道这部戏阵容强大,导演和剧本都非常好,王源想拿到角色是肯定的。


 


罗庭信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结果即使要去酒会这样的大事也阻止不了王源的睡虫,等他的第十二个电话终于把王源闹醒了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啊啊啊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罗庭信差点被电话那头王源的尖叫吓得手机都拿不住了,他无可奈何地回答:“小祖宗诶,你要不要看看来电显示,我三点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了你一个都没接。”


 


“谢谢谢谢,寻妹你最好了,等源哥胜利归来一起吃小龙虾哈。”


 


“滚蛋!别叫我寻妹!还有谁爱吃小龙虾了啊!”罗庭信简直都想打他了,对方却笑了两声把电话挂了。


 


“大垃圾!”罗庭信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王源洗完澡却在衣帽间前犯了愁,试来试去也没找到合适的,最后参考了何其龙的意见终于订了一套中规中矩的小套装,衬衣外边儿加个小马甲配五分的小西裤,长筒袜和小短靴一搭活像一个外国的小贵族,既不会太像个小大人也不失体面,王源满意的在镜子前面照了一圈,胜券在握地上了车。


 


结果他准备了半天早早地到了会场王俊凯却没来,他憋了一肚子想好的台词完全没派上用场,瞬间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倒在沙发上装死,一边还不忘嘱托何其龙看到王俊凯记得通报。


 


结果两小时都过去了王源吃也吃了,和那些高层聊天也聊了就是不见王俊凯来,王源气的牙痒,心说王俊凯到底何方神圣别的公司的大老板都来了就他好意思迟到。


 


何其龙临时有事又先走了,王源巴巴地望着门口看了半天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王俊凯长什么样子,王源丧气的又咬了一口蛋糕,过了一小会儿也不知道是谁进来了,突然内场有些喧嚣,王源也从后面绕过去,被包围住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帅哥,目测有一米八几的身高,王源平常在娱乐圈里混了那么久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双桃花眼很特别,睫羽十分纤长,鼻梁又高又挺。


 


美的事物通常对人有自然的吸引力。


 


王源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他引了过去,那个男人的确很帅,小蝎子想,但他未免太过冷淡,漆黑的瞳孔里仿佛谁也没放进去一般,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王源有些好奇。


 


酒会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引来了第二个高潮,人群攒动着都涌到这里来,王源一个趔趄被往前推了推差点撞到男人身上。


 


他这才闻到那个人身上有股淡淡的甘草味,很别致,是一种很特殊的甜味,王源忍不住又吸了吸鼻子,一丝 Alpha的信息素突然冷不丁地溢出来。


 


心上像是被掐了一把,王源惊慌失措地退开人群。


 


——那个人居然是个Alpha。


 


等肺部重新充满了新鲜的空气王源才回过头去,男人早已被包围住,那边有些嘈杂,王源竖着耳朵去听,其中忽然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叫道:“王总……”


 


王源难以置信地看过去,这个人居然就是王俊凯!?


 


他万万没想到王俊凯居然这么受人欢迎,只好巴巴地看着,目光仿佛要在王俊凯身上盯出个洞来。


 


不过王源发现这个人的性格真是不讨人喜欢,他的俊美有种说不出的凌厉,看起来十分冰冷,甚至对别的老总都不怎么应和,络绎不绝的美人都没让他有更多的情绪。


 


王源更加确定了内心的讨厌。


 


喝到快十一点才开始陆续散场,王俊凯的面色有些阴冷,他感觉到信息素不稳定地波动着,助理提前给他准备了这个酒店的房卡,索性也没有要应酬的人,王俊凯也准备离场,刚踏进电梯就看到一个小人影冲了进来,他在电梯感应上刷了房卡,电梯门缓缓地合了起来。


 


王源本来都放弃盯他了,没想到一没留神王俊凯就不见了,好在他眼尖看到王俊凯进了电梯赶紧也冲了上来,王俊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黑衬衣扣子敞开了两颗扣子,性感而慵懒,封闭的空间里Alpha的味道清晰地充斥着他的鼻子,王源只觉得电梯轰轰地被传送带拉了上去,他白着脸,猛地扶住了墙壁。


 


王俊凯就在这短短的几十秒内捕捉到一丝Omega信息素的味道。


 


他这才注意到眼前的男孩神情有些局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见过这个人,但他很快就被那一缕青苹果味的信息素吸引住。


 


他的香味清冽而纯粹,王俊凯觉得十分燥热,那个没有被标记过的Omega的信息素就像银白鸽子的翅羽,柔软而蓬松地搔在他的心上。


 


电梯很快到了他的楼层,王源完全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他逃似的跑出电梯如释重负地吸了一口气,刚刚信息素的压迫让他喘不过气来,果然Alpha都很讨厌。


 


王俊凯没有料到他会和自己出来,他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源片刻,问:“你是来找我的?”


 


王源十分不喜欢他高傲的态度,但是想到角色的事情还是点了点头,王俊凯以为他的确是其他老板安排的人,冷冷地嗤笑了一声,说:“那就进来吧。”


 


王源被他的冷笑弄得十分怪异,屋子里黑黢黢的,他还没来得及开口,Alpha强大的信息素就汹涌地袭来,王源头皮一麻,对方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就把自己抱起来。


 


黑暗中,王源的感官里只剩下铺天盖地的眩晕和雨点般落下来的吻。


 


02

评论

热度(2157)

  1. ⚓️宛如一只犬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