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入魔(一)

设定带感!

桃花朵朵:

由睡前小故事扩编,不合逻辑,欧欧西。


第一章


 


青冥江自天脉浩荡而来,却又在流花湾止住喧嚣,平缓的汇入东海。


偌大的入海口,天水间,却只一座山石嶙峋的岛。


岛上没有花木没有鸟兽,只有漆黑的岩石,透着冷硬的寒意。


韩东君不自觉的裹了裹大氅,虽然身为炼气大圆满修士的他,早已经寒暑不侵。


他没有御剑,只是缓步行走。


一则因为这座岛禁制重重,另一方面也是他对此岛岛主的尊重,或者说敬畏。


岛看上去并不大,然而他却走了好久,崎岖的石道一路延伸向下,绵延不尽好似沉入深海最深处,却又在拐弯处,豁然开朗。


洞顶夜明珠苍蓝的光下,喧嚣的海水从四面石壁下汹涌而来,不断的冲击着正中的石柱,激起大片的雪浪。


石柱上却端正的坐着一个乌衣修士,渊沉岳峙。


低垂着眼眸,微微抿着薄唇,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容,精致,深刻,如同一尊最完美的塑像。


韩东君只看一眼,就忙低下头,恭谨的道,“大师兄。”


那人便睁开眼。


一双幽邃沉寂,说不上温暖还是冰凉的眼。


这便是离岛岛主,清影门首徒,逍遥道君,胡歌。


只不过,传说中的逍遥道君,似乎却是一派风光霁月的潇洒,无拘无束的逍遥。


 


“何事?”低沉的嗓音,亦是没有什么温度。


韩东君却没有什么异色,他早已习惯于自家大师兄与人前截然不同的面目。


“回大师兄,赤峰山的七叶碧罗,开花了。”他轻声道,一边说一边还下意识的抿了抿唇,透着一点不自在。


七叶碧罗,一百年生一片叶子,七片叶子一开花,开花七日结一果,此果有淬体通脉之奇效,算是一种很稀罕的灵草,但是只对筑基以下修士有效。


故而去争夺的,一般来说,最多也不过是筑基修士,那修为再精深一些的,若去争夺,会平白落下个恃强凌弱饥不择食,惹人讥嘲的笑柄。


而逍遥道君,却远不止筑基。


然而,韩东君却也只能求到大师兄门下,因为,整个门内,除此之外,他无人可求。


这大概就是小门派的悲哀。


不过,他的大师兄却似乎并不在意这种悲哀,俊美的脸上波澜不兴,只是修长的手指轻巧的反折几下,算出了时日,“三日后?”


“是,大师兄。”韩东君忙应道,抬眸看过去,带上感激,“大师兄,三日后……”


“不必。”对方却是微微摇头,“吾一人足矣。”


韩东君眸子一颤,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深深的行了一礼。


他知道,大师兄独去,却是免他沾染此事,是对他的切切爱护之意。


 


“啧,偏生就你好心。”等韩东君退走,水浪喧嚣中,忽的掺入一声疏朗的笑。


还有一点漫不经心的挖苦。


“我自然比不得你心硬,小红花~”闻言,胡歌那冷然的薄唇竟是一弯,幽邃的桃花眼也染上细碎的星光。


俊美的面容一下子鲜活起来。


水浪喧嚣却是骤然而止,沉寂如镜。


“别,爷可不敢跟你比。”镜一样的水面上,倒影出一个人来,浓眉大眼,俊朗英挺,裹着一身血衣,背着一把血刀,笑容烈烈,说不出的豪阔。


传闻,赤炎道君袁弘,是个见了便想与之交朋友的人。


也难怪胡歌会心生欢喜。


“哟,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我这里了?你不是还在秦岭挖土吗?”他笑眯眯的道,身下凭空现出一张玉榻,他懒懒的靠上去,桃花眼斜睨过来,哪里还有半分大师兄的威仪。


却竟是几分别样的风情。


“偷个懒。”袁弘大步走过来,很是理所当然的揽过他的腰靠上,然后更是理所当然的亲了亲他的脸,“顺道,再偷个香~”


胡歌闻言,不由嗤笑,“偷香?日夜兼程八万里?老子什么时候这么金贵?”


“那是!何止八万里,便是八百万里那也不及你呐。”袁弘将下颌压在他肩上,低低笑道,炽热的喘息暧昧的拂过耳侧。


胡歌眼眸就是一颤,那一点笑容不自觉淡了下去,却也不是不悦。


微凉。


袁弘却似乎并没察觉他的异样,只是笑着将唇印在他脖颈,微微用力咬了一下,满意于环抱身体的轻颤,笑意愈深。


胡歌并没有拒绝他,反而微微抬起头,让那炽热的唇更自在的从他的脖颈,喉结,脸颊,一路滑落到他的唇上。


唇舌搅缠,热烈中依稀泛着一丝血味。


 


袁弘的身体也是炽热的。


天生火系灵根,修习火系道法,便是发梢都洋溢着蒸腾的热度。


赤裸的肌肤,源源不断渗入的热度,好似受不了似得,胡歌低低的呻吟一声,浑身无意识的痉挛。


只是那呻吟随即便被人用唇压了回去,那身体更被不容拒绝的禁锢。


衣衫被一把扯下,挤进的手指,透着点蛮横的急躁。


胡歌被他弄得有点疼,不过却只是皱着眉,更放软了身体,长腿还环上对方精瘦的腰,更好的迎合男人的入侵。


在被完全侵入的一刹那,他狠狠的扣紧对方宽厚的肩,手指嵌入肉里,留下血淋淋的伤痕。


然而,这似乎让袁弘更是愉悦。


他低笑着,越发放肆的摆动起腰身。


完全的抽离,大力的撞入,带给彼此越来越浓烈的欢愉。


 


说起来,袁弘火系灵根,性情也如火一般,而胡歌是水灵根,性情也似水,水火天生相克,所以他们能成为朋友,一直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更何况,居然还是情人。


最敏感处被肆意的摩擦顶弄,酸麻的快感弥漫四肢五骸,饶是神思凝练的大修士,胡歌此时灵台也有些醺然。


他大口的喘息着,用那双已然水光潋滟晴的多情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睨着身上的人,看他那双火热的眸,看他那紧抿的唇。


不同于他动作的放肆,袁弘那神情竟是隐忍而克制的。


胡歌嗤的一笑,蓦地抬手一把拽住袁弘的脖子,将唇狠狠的印上去,混着喘息的,还有源源不绝的精气。


水火不容,然而,却还有一个词,叫做水火相济。


袁弘八万里寻他,怎可能就为了区区一次无意义的欢爱?他不就是为了彼此这份水火相济的双修,来疗他那一身的创伤么?


不就是要夺取他的修为来为自己疗伤么。


然而,明知如此,他却不能拒绝。


这么多年了,他竟还是无法拒绝。

评论

热度(154)

  1. 不负倾城色233桃花朵朵 转载了此文字
    设定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