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逸真】展翼(一)

辣眼睛的小号:

*生子,ooc慎入




(一)




黑暗中传来香气,是樱羽花的芬芳。


有个人影立在树下,大雪飘飞,深蓝的衣摆落在雪地上,澄澈的蓝眸正望着他,见他转过脸来,不自觉露出纯净笑容。


他站在廊下看着,下意识奔跑起来,伸出手想要去抓那个人。


见他跑过来,那个人眼神亮晶晶的,对他伸出手。


却消失了。


他只抓到了漫天飞雪,和一支盛放的樱羽花。


 


偌大的宫殿内响起窸窣之声,风天逸站在水晶镜前,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


樱羽花不开在雪天。


在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在做梦了。


 


绣金长羽的雪白衣摆滑过,即使是在昏暗里依旧耀眼,然而比衣摆更耀眼的,是羽皇俊美绝伦的容颜。


外间是半明半暗的景象,深冬一直在飘雪,雪花鹅毛一样落下。


宫殿的大门缓缓开启,羽族的皇迈步而出,耳边蓝宝石幽幽发亮,映出他紧抿的唇角。


“不必跟着。”


守在门外的侍从闻言,低身朝他行礼:“是。”


 


天色快要破晓,再过一个时辰,就是上朝的时候。


他慢慢在雪地上迈步,任由雪花沾湿衣摆,与仅被一片雪白长羽,束起的乌色长发。


皇宫的偏僻处,曾经种过一片羽花,那是还未成年的羽皇,亲手一株株种上的。


没有人知道是为了谁,除了亲手种它的羽皇,也没有人敢去看。


 


大雪呼啸着被风卷起,羽皇停下了脚步,望着不远处的庭院,那些如今干枯僵硬,但到了春天之后,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树。


雪白大氅在地上逶迤,拖出一道长长痕迹。


远处依稀传来孩童的欢笑声。


他下意识以为是幻觉,依旧迎着风雪朝前迈步。


直到乍然被抱住了腿。


 


对上了一双圆圆的,水蓝色的眼睛。


像是幼猫,又像奶狗。


他不自觉屏住了呼吸,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


“啊嚏——”


直到趴在羽皇腿上,看起来三四岁的小孩,骤然给了他一个喷嚏。


差点喷的刚要低下身来,问话的羽皇一脸鼻涕。


羽皇偏过头,深吸一口气。




孩子牢牢抱住他的腿,那双蓝眼睛定定望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真好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风天逸恍惚了一瞬。


他怔了片刻回过神,手指不自觉触到柔软的额发,望着那双像极了那人的眸子,终于低身把孩子抱起。


“从来没有听说,有你这样大的孩子。”


羽族皇宫内的事从当年风刃死后,已大权在握的羽皇便已完全掌控,如宫中有成婚宫侍带这么大的孩子,甚至私自在皇宫内的偏殿内抚养,他是一定会知道的——


看着怀中突然从雪地里冒出来,还是在这片荒芜之中的孩子,他的心不知怎么异常柔软,手指不自觉捏了捏孩子的脸。


肉乎乎,软软的,带着一股奶香味。




“从哪里来的?”


见他把自己抱了起来,孩子也并不怕他,伸出莲藕般的手,挽住了羽皇的脖颈,笑着扬声答道:“爹爹带我进来的!”


风天逸不自觉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单纯,一点戒心都没有就说了:“爹爹?”


那双水蓝的眸子眨了眨:“恩!”


狂风席卷着雪花而来,将孩子的乌发吹起,飘飞在面前羽皇鼻端,他隐约闻到除了奶香,仿佛还有一股熟悉的芬芳,然而下一刻背后传来脚步声,服侍他的侍从站在不远处,虽不敢靠近羽皇站的地方,却放大了声音禀报道。


“陛下,时间到了。”


风天逸掂了掂手上的重量,没有把人放下去的意思,抱着他就朝自己寝殿回转,他怀中的孩子觉得不对劲了,挣扎着瞪大了眼睛嘟嘴问。


“你要带我去哪里?”


风天逸陡然露出一个微笑,容颜被白雪映衬愈发令人屏息,看到孩子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几乎跟铜铃一样,眼底只浮现自己小小的影子,他禁不住放柔了声音:“跟我回去,好不好?”




孩子望着他的脸,开始迟疑:“……”


羽皇不紧不慢的加砝码:“有很多好吃的。”


眼神一亮:“给我吃么?”


“要是肯跟我走,我就给你吃。”


孩子咬住嘴唇,眼神坚毅,终于点了点头。


“好!”


 


纯白的背影缓缓在回廊上消失,带走了原在雪中玩闹的孩子。


直到这片树林重归空寂,一个身影才乍然走出阴影,遥遥望着羽皇消失的方向,手指紧紧扣住花树树干。


“天澜……”


 


抱着孩子走入寝殿,风天逸低身将他放在床榻上,着一边的侍女看着他,别让他自己滚下来伤着,就站在镜前由两个侍从服侍,褪下雪白长衣换上玄色大氅,透过镜面望着背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坐在床上的孩子很乖,水色眼睛眨巴一下:“天澜!”


宫侍为他戴上银色发冠,将一串黑羽藏入发中,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天澜?”


孩子脆生生的回答:“天是天意的天,澜是澜州的澜!”




宫侍听到有人直呼羽皇之名,忙纷纷垂下眼睛退后几步。


风天逸陡然回过头来,目光晦涩的盯着他。


“……天意?”


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了话,这些人的眼神这么奇怪,再回答就有些呐呐的:“爹爹说,天澜是上天的礼物,所以是天意的天。”


“天意……”


风天逸勾了勾唇角,露出不像是笑的笑,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愈发显得寂寥。




“在寝殿好好待着,不要随便乱跑,我很快就回来,知道么?”


话音落下,他低声吩咐了侍从几句,就骤然挥袖朝外殿走去,身影不一会就消失无踪,只留下坐在他榻上的孩子,有些讶异的睁大了眼睛,这时候仿佛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坐在一张软床上,禁不住站起身来跳了跳。


一旁的宫侍看见羽皇抱回来,粉雕玉琢的小公子,就那么在那张柔软的床上,用力的蹦了蹦。


留下了几个黝黑的脚印。




------------------------------------------------------------


天澜:您已对“羽皇陛下”,开启“单纯不做作”光环


侍从:我心里苦,但是我不说

评论

热度(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