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逸真】【abo】春茧

胡小七丶丶:

春茧
①大体上跟着电视剧情进行,逸真不拆不逆,最后he
②此文为古代版的abo,之后车多
alpha→乾阳,乾,八卦之一,代表天,旧时也指代男性
beta→中庸,庸,常也
omega→坤阴,坤,八卦之一,代表地,与乾相对,也有指代女性之意。
抑制剂→蛊香丹,乱起的名字。
③初尝古风,笔墨不精,如有纰漏,请君鉴宥。
④这里是77(๑• . •๑)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吧,深夜肛文需要一小丢丢的动力。


  春寒料峭,暮雪隐遁,鸟啼繁杂。


  羽还真打了个喷嚏,再次冻醒在破旧的木床上。他蜷缩着僵硬的身子,冷得有些呆滞的目光移向窗外。


  仅仅一夜功夫,枝头便抽了新绿,风过无痕,落英为泥,仿佛弹指一瞬间便缀起了满园春意。


  这种天气总是让他想起了母亲。母亲可好?每每想到这里心头便猛得一沉。


  羽还真颤颤巍巍地坐起身,鬓角的碎发散落在额前,遮住了睡意朦胧的眼。


  楞了一会儿,他朝着冻僵的手心吐出一口热气,白雾优哉游哉的升腾,直至不见。那对高高鼓起的腮帮子像极了正在咀嚼食物的兔子。


  “唔…”一股热流以卷携之势,突然在体内横冲直撞,身体异样让羽还真皱了皱眉,湖蓝色的眸子不免闪过一丝异常的慌乱。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刻……


  他赶忙火急火燎地蹦下床,从破旧的木柜中拿出一瓶封存好的药丸,倒出一颗立马吞下。


  浮现在脸颊上的红晕还未退却,房门被人粗暴的敲开,来者劈头盖脸一通怒吼,


“快走,羽还真,今天的试炼开始了!不想被踢出星辰阁就快点跟上。”


  “嗯。”羽还真唯唯诺诺的连声答应,虽然热潮过后的身体犹如棉花般酸软无力,可他还是强撑着快步跟上。


  枝头雀鸣如潮,初生的旭阳正欲穿过薄雾间的罅隙,投下脆弱的丝缕光线。


“扛上,快走。”


  “是。”


  寒风逼人。


  迎面灌进的冷风如同磨钝的刀子,消磨着羽还真所剩无力的体温,他踉踉跄跄地迈着疲乏的步子,背到肩头的巨大原木更是让人寸步难行,整个胸腔好似被人死死攥住,喉咙不断泛起血腥味,压榨到无法呼吸。


  菁英会,菁英会,唯有加入菁英会,自己才有出路,母亲才会有出路。


  眼前早已一片模糊的羽还真,开始断断续续的碎碎念叨,“加入菁英会,我要,加入菁英会。”


潮涌的沉重感侵袭着他最后一根神经,脚下猝然一软,黑幕如雾迅速掩盖了视线。
原木极速坠地。


“嗖!”四支利箭以闪电之势直中靶心,吓得树上的惊
弓之鸟都震翅四散。


  风天逸玩味地眯起凛冽的眸子,两条利落的剑眉不屑地挑了挑,俊俏面容下浮动着难以掩饰的桀骜不驯,低眉颔首间的一颦一蹙,都散发着强烈的霸气,只有那宛若湛蓝汪洋的瞳子里流露出一星半点的烟火气息。


  他是羽族的皇,他有何畏惧可言。


  他勾起单侧的嘴角,对身后愈演愈烈的掌声故作充耳不闻。


  倒是门外的响声牢牢抓住了他的注意力,之前白庭君那档子破事扰得自己心烦意乱,正巧碰上送上门的蠢货


风天逸转过头,对身后的侍卫打了个手势,冷冰冰的命令道,“把他带进来。”


  迷迷糊糊之间,羽还真察觉自己被人扶起,他艰难地挑开沉重的眼皮,无神地向上看去。


  “你叫什么名字。”


  似乎是菁英会的人。他喘匀呼吸,虚弱地说到,



“羽..羽还真..”


“进来说。”


“嘶..”一路上被人连拖带拽的羽还真,痛苦的倒吸一口冷气。甚至最后直接被菁英会的人粗暴地扔在地上。


  内心实则要强的他,为了稳住身形,努力用双手撑起困乏的身子。地面上密布的碎石子,其锋利的边缘便毫无征兆地割进手心,刺痛感犹如涟漪逐渐发散。


  他眉头紧锁,下意识地咬住嘴唇,只是那对清澈的蓝瞳倏地一缩。


 
  过了好半晌,羽还真才慢慢抬起头,躲闪着目光与面前的男人对视。


  男人是至高无上的皇,是尊贵的象征,是人中龙凤。一对邪魅而摄魂的眸子似笑非笑,仿佛是要把眼前的人彻底捣烂嚼碎,就连几个不经意的眼光也长驱直入的撞进羽还真的心里。


  羽还真后知后觉地行了个礼,一时之间,心跳如擂鼓般骤急。


  “参见羽皇陛下。”羽还真小心翼翼地收起目光,试图不去看眼前的男人。这下完了,小腹攒聚的热流正向着全身扩散,整个鼻腔都萦绕着他散发出的气息,连脑袋也开始发晕,那是充满雄性阳刚的乾阳气息,对于一个刚刚进入情潮期的坤阴,这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始的冲动即将占据理智的上峰。得快点离开,再怎么下去,自己肯定会露出马脚。


  当这句软糯而又毕恭毕敬的话语传入风天逸耳畔,他才开始正眼打量眼前这个星辰阁的倒数第一,圆鼓鼓的眼睛,胖乎乎的脸,肉嘟嘟的唇……让羽皇大人搞不懂的是,百花丛中过的他,还莫名觉得有点可爱。


  喂喂喂!我还没开始杀鸡给猴看,这家伙声音听起来像是我已经虐待他了一样,白白嫩嫩的脸上写满无辜。


真是…


  风天逸正了正脸色,随即不屑一顾地挑了挑眉,神情冷漠地发问,“说说,为什么想加入菁英会?”


  “因为…仰慕陛下的高贵和尊严……”羽还真努力压制着不受控的声音,轻喘了几声,继续说,“也因为…从菁英会出来的人都是…都是最优秀的。”


  对于羽还真直白的奉承,风天逸表现得毫不买账。这家伙,真当我白痴吗?于是,恶狠狠地指着面前可怜兮兮的家伙,声如冰凌,毫不留情地下着逐客令,


“撒谎,拖出去。”


  “不要!不要!”羽还真这下彻底慌了,瞪大眼睛,一时间语无伦次。


  要是被赶出星辰阁,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将成为泡影。他奋力挣脱出来,连爬带滚得挪动到羽皇跟前,跪着低声恳求道,“我说实话…我说实话…”


  “因为羽家已经没落…没人瞧得起我……”


  风天逸根本不在意羽还真说了什么,准确的说,眼下他正全心全意欣赏一片旖旎春光。风天逸侧着头,目光沿着羽还真明暗有致的锁骨向下,最后定格在裸露的前胸,那一抹诱惑的粉樱随着他说话的频率若隐若现。


  皮肤算不上吹弹可破,可还挺白的。相貌,虽不如我,也算过得去。


  等等…近如咫尺的距离让风天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神情骤变,瞳孔一缩,来回扫视羽还真。难怪这家伙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气味,刚开始还以为自己闻错了,没想到……虽心里着实震惊了一下,可仅仅一瞬间又恢复冷若冰霜的常态。


  羽还真,看来你还真不简单。


 
“我若不出息…我娘也会被人欺负,请…请陛下给我一次机会。”羽还真诚恳地盯着风天逸,两人之间近得连彼此的呼吸都可寻见。


  两束截然不同的目光交错缠绵,这次,倒是风天逸率先乱了阵脚。他快速收起眼光,挑眉一笑,毫无征兆地伸出手,光明正大地捏住羽还真的下巴,随即指腹用力,细细摩挲起他细嫩的肌肤。


  出乎意外的,这家伙的手感很好,脸颊一酡不自然的红晕再配上那副泫然欲绝的眼睛,原本尖酸刻薄的狠话立刻搁浅在嘴边,反倒对他耐心起来。


  “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虽说乾阳坤阴本就如同磁石一般,冥冥之中互相吸引,可他身为九五之尊,如果连这点自持力都没有,还算得上澜州之地的羽皇吗?


  可就是眼前这位低头耷脑的坤阴,却让堂堂羽皇怎么也移不开视线了。


  听闻,羽还真原本暗淡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他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不经大脑地说出了这辈子他最想收回的话,以至于今后过着水深火热的‘扶腰’生活。


  “只要陛下肯定答应,我什么都肯为陛下做。”
这下,风天逸脸上的笑容是怎么也藏不住了。他嘴角勾起幅度愈演愈烈,邪魅而又迷惑性盯着一脸迷茫的羽还真。


  “你们,出去。”


  “陛下?”身后的侍卫们你看我,我看你,不时之间并不明白羽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叫你们出去,都聋了吗?”风天逸转过头,抬眉微怒地瞪着身后木头木脑的侍卫。


  “是的,陛下。”


  一阵凌乱的小跑之后,风天逸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


“藏得够深啊,羽还真。”


  “我,我不懂陛下的意思。”羽还真吞吞吐吐地说,他被风天逸盯得后脊一阵发凉,不自觉的往后缩。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该不会,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不懂?”风天逸随即冷笑一声,单手钳住羽还真的手腕,作势用力一拉,心安理得得将本就重心不稳的某人径直扯入怀。这家伙,脸这么烫,手却冷得像快千年寒冰。


  他慢悠悠地低下头,直至定格在羽还真白皙的颈间,气氛暧昧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轻笑着说,


  “看来你服用的蛊香丹还不够多。”


  清浅的鼻息和湿热的呼吸喷上羽还真脖颈,酥痒的触感传入皮肤,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强烈的乾阳气息如醍醐灌顶般汹涌地侵入每一个细胞。


  “你…你知道了?”不难发现,羽还真的声音在发抖,他清楚隐瞒自己身份的后果。


  看着眼前的人被吓得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风天逸心里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满足感,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笑容,便语气恶劣的问,


  “你不知道身为坤阴是不能加入星辰阁的吗?还想入我菁英会?天大的笑话。你可知道欺骗羽皇是什么罪名吗?”


  “求陛下宽宏大量…这一切都是我羽还真的过错。请…请陛下责罚我。”羽还真心如死灰地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


  “责罚?”风天逸皱了皱眉,动作粗暴地一把将他扶起。他当真这么怕我?还刚才做得太过分了?


  心中涌起一丁点愧疚感的羽皇,用手指顺着他磕红的额头滑过,直到当他使神差地帮羽还真将鬓角的发捋到耳后,才如梦方醒地快速收回手。


  被自己的行为震惊到了羽皇陛下,不禁在心里无数次咆哮,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为了掩饰内心剧烈波动的风天逸,只得加重语气继续咆哮,“谁允许你认错了!”


  “还有,如果我想责罚你,还会支开他们吗!”


  “啊?”羽还真有些发懵地望着风天逸,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人匪夷所思啊。尤其是眼下这个说话没准的羽皇,他说自己做错了,可他又不准自己认错;好吧,自己说那就责罚吧,他又偏不。


……

  经过一系列反复思忖,天真的羽还真同学,还是认为是自己错得太过分,导致羽皇殿下气得神经有些错乱。


  “……”这下,一向志骄意满的风天逸终于沉默了。


  “陛下?”倒是一直处于弱势地位的羽还真率先发话,“我可以走了吗?我还有试炼没有完成。”


  “我没让你走,你敢走?”风天逸一计眼刀瞪过去,火气十足。


  “我这不是,在请示陛下您吗?”羽还真低声嘟囔着,小心翼翼地偷瞄身边阴晴不定的某人。


  “得了吧,羽还真,就你现在这样子。”风天逸上下扫视了羽还真一翻,意味不明地说,“情潮期的坤阴,身体很软吧,是不是连走路都费力?”


  “哪有这么夸张…吃了蛊香丹会好很多,但是现在跟陛下您在一起…会有一点喘不过气来。”过分诚实的羽还真全盘托出,当然了,他说得确实也是事实。风天逸要是再靠得近一点,就铁定能听到他乱了阵脚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那是自然。”风天逸得意的挑挑眉。慵懒地站起身,随即向外走去,
  “羽还真,我还真就给你一个机会。”






刚刚不知肿么的,发不粗来。。
之前小天使太热情了!我会尽力写好的。
啊,肛了这么多年文,第一次古风,我我我会努力的。

评论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