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魔道祖师——侧耳倾听(忘羡一发完)

喜欢设定w~

青沢奚:

侧耳倾听


 


忘羡现代一发完。


超能力设定。‘读心’魏无羡X‘强硬’蓝忘机


一个特别简单的故事。


 


生日贺文, @云寒丹霄 生日快乐,祝你天天有粮顿顿有肉~


 


————————————


这个世界是由巨大的旋涡构成的。


白色的,破碎的旋涡围绕在每个人的头顶,像是巨大的文字泡。远远看过去像是每一个人都顶着一朵乌云,乌云里闪过各式各样的字眼,有好有坏,有喜有忧,是每一个人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是魏无羡眼里的世界。


只有他能看到的世界。


 


“阿SIR啊,我发誓我不知道东西藏在哪里啦!”


“臭小子你还不招来!”


魏无羡手中笔敲打着记录本百无聊赖看着那家伙的云朵上快速浮现了一连串字还三百六十度疯狂闪烁以显示主人的好心情:“哈哈哈我才不会告诉你就在我家的花盆里哈哈哈你们这群愚蠢的条子傻眼了吧!”


魏无羡在记录本上写写画画,漫不经心地问他,“你养花吗?”


旁边的警官看到了那人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恐,抓住这个方向又问了几句就确定嫌疑,立刻去准备搜查令。


不出所料在花盆里找到了赃物,犯人收押取保候审,警署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魏无羡交了报告换了大衣外套准备下班,向着同僚招手告别。


他在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刚好发小江澄打电话过来,“今晚回家吃火锅。”


“你做的熟吗?”魏无羡单手扣上安全带,不忘了黑一把发小的厨艺。


“又不是我一个人做。”江澄在电话那边翻个白眼,“阿姐和金子轩过来了。”


“诶刚好,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自己买菜去。”江澄挂了电话不一会儿发来一张购物清单,魏无羡粗看一眼收到大衣口袋,发动车子驶向一家常去的超市。12月的天气寒冷而阴沉,暖气让汽车玻璃窗上结出雾气,停车等红灯的时候,他看着路过车前的人头顶着各式各样的乌云,仿佛脖颈也因此变得沉重。


魏无羡动了动自己的脖颈,放了一首欢快的曲子活动自己的四肢。几个路过他车前的女孩子看到了叽叽喳喳地笑起来,头顶的乌云出现粉红色的‘哈哈哈’字眼。魏无羡和他们招招手,按下转向灯等待变成红灯的那一秒。


一个人穿着灰色雅致的大衣隐隐露出西装,两条长腿线条优美笔直地从他车前走过去,侧着的脸魏无羡看不清表情,从旁边路人的回头率魏无羡猜他应该长得不错。


重点是,这个人头上没有旋涡样的云。


后车的鸣笛声让魏无羡从走神中缓过来,他发动车子朝着既定路线走去,一边疑惑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他放慢了驾驶速度看了一眼窗外,但那个人早已经消失在人海里不见了。


 


相信自己看花眼的魏无羡警官振作精神打算让自己闲暇的时候多锻炼,以免提早步入中老年的老眼昏花阶段。


魏无羡一边推着小推车一边解开大衣纽扣,跟着超市里放的音乐微微摇晃身体,一边对着来来往往偶尔不小心蹭歪他推车的人报以微笑。往来的云朵像弹幕一样,疯狂地刷屏着燥热和焦急,他的小推车很快就堆了满满的都是清单上的东西,只剩下最后的几样东西没有。他推着车子东张西望。


很快他的脚步就停下了,甚至没有注意的到背后因为他突然停下造成了小小的拥堵。隔着三排货架,他又看到了那个没有云朵的人。


魏无羡看到了他的正脸,那真是很好看的一个人。柔软的头发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修长优美的四肢和脖颈,略显冷淡的脸孔和嘴唇,松松挽着的围巾魏无羡似乎在哪个网站上看过这种非常时尚的围法。这人一定是个模特——或者是什么有名的人,魏无羡想道。


纵然他想一直盯着他看,然而这太失礼又太明显了。魏无羡挪动着车子进入一排货架,从货架的缝隙打量了几眼那个人顺便寻找一样他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调味品。


“终于找到了。”魏无羡松了口气,单手按着小推车,在最高的货架位置上拿到了一瓶他想要的东西。与此同时,一只手触到了他的手背。他由于这突然的触碰有些惊讶,没有拿好的瓶子从他手心滑落,在半空中被那双手接住。


刚刚他隔着一段距离打量的脸孔正静距离看着他,那双浅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魏无羡挑起眉。


“谢谢——”他从蓝忘机手里抽出那瓶调味料,眨了眨眼睛。


他抽了一下,瓶子纹丝不动。


“我的。”蓝忘机说。


“还有其他的。”魏无羡边说边抬头看货架上面,面对着上面那一栏内空旷的空间认真的说,“……他们一定有其他的藏在哪里。”


 


放在以前,魏无羡会觉得两个大男人在超市里争夺一瓶调味料看起来太可笑了。但现在他把那些抛在脑后,一半的自己想拿到这瓶调味料去交发小的差,另一半的自己更想和这个冷漠俊美而顽固的人待着。


虽然他的头顶没有旋涡状的云,魏无羡看不到他的真实想法。但这样的交流方式让自己更像一个普通人,而不是每天神经兮兮盯着别人内心世界的家伙。


蓝忘机没有放手,也没有收回手。他似乎打定主意要看看魏无羡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理由。魏无羡调整了下姿势,握着瓶子的手变成手心向上托着瓶子,手指触到蓝忘机的手指。他笑眯眯地开口,“这位先生,我先拿到了瓶子,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问问理货员还有没有别的。”


“而现在嘛,”魏无羡勾起嘴角笑着,从蓝忘机的手心接过了瓶子。“这个是我的了。”


蓝忘机垂下手,魏无羡没有看到蓝忘机脸上显而易见的惊讶,他转了推车的方向,变成和他并排的走着。两个人走出了这排货架去找理货员帮忙,但是不巧的是魏无羡手里的确实是最后一瓶了。


“真可惜。”魏无羡摩挲着下巴说,“附近还有几家超市。”


蓝忘机微微侧脸看着他。


魏无羡笑道,“一起吗?我要结账的,可能会等很久哦?”


蓝忘机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魏无羡总觉得他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有些奇怪。


简直……就像刚刚自己盯着他看一样。魏无羡想到。


而蓝忘机最终还是答应了。


 


蓝忘机今天刚刚打了一场官司。他的资料准备的充分如以往,原告被他压地抬不起头来,胜诉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他并不因为这种事开心。


仿佛他什么也不说,所有人都会被他的气势和强硬所惊吓。准备的资料就只是让这场单一的倾轧变得更好看一点。


他今天不是第一次见到魏无羡。


从这个人进入超市起,蓝忘机就看到他了,休闲舒服的打扮像青年嘴角挂着的笑容一样不讨人厌,风衣里面是颜色很衬他的一件衬衣。与此同时蓝忘机一直在小心地触碰着货架上的东西以免他的力量会过于轻易地损毁物品。


但当魏无羡来到他的身边,拿到那个瓶子时,他伸手用力握住的瓶子好端端地躺在手心,而不是像以往一样被他不自觉地捏碎。


终于有一个人不会因为他的力量而害怕和受伤,愿意和他一起穿越下了雪的街道,走一站路的距离只为了买一瓶调料,不会抖抖索索地说不出话来,充满活力地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说冷笑话,瞳孔被路边的霓虹灯映出斑斓耀眼的颜色。他喜欢那种颜色。


就像一个普通人。


 


 


“我就说这里有吧。”


蓝忘机微微抬眼,看到魏无羡把调味料瓶子塞在他手里。


“行了,目标达成。”


魏无羡笑嘻嘻地说,抱着他的购物袋退了两步,转眼又想起来什么似得从自己的袋子中掏出一个造型古朴的小酒瓶塞进蓝忘机怀里。


“喏,这个送你!”魏无羡说,“天子笑,这是我最喜欢的酒了,就当赔你浪费时间的钱了。”


“谢谢。”


 


魏无羡和他告别,蓝忘机站在原地看这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慢慢走远,直到黄昏的天空又开始飘雪,冰晶落在脸上的触感唤醒了他,来来往往的人群避开他的周围穿行。蓝忘机才发觉他没有问对方的名字。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没必要了。


魏无羡走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下。


人群里过来过去都是浅灰色各式各样的云写着各式各样的秘密,蓝忘机就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自己,浅色的眼睛专注而平静。他转身往回走,越走越快直到气喘吁吁地飞奔到蓝忘机面前。蓝忘机接过了他手里的袋子,手掌试探性地拍了拍他的脊背。


“我忘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蓝湛,蓝忘机。”他说,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为什么这么着急?”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魏无羡想了想说,“真是太棒了。”


顶着乌云的人来来去去地从他们身边走过。蓝忘机站的离他很近。


“我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秘密谁家的小三谁家的男朋友谁家的老公出轨还是出柜了,”魏无羡半开玩笑地说,“所以有的时候我会闭上眼睛,看多了简直眼瞎。”


他靠的很近,仿佛一瞬间风声雪落什么都不存在了。他们互相注视。


“但是是你的话,什么都不用做。”


蓝忘机握住了他的手。


“世界太大了。我不确定你能不能在下次在人海里找到我。”魏无羡说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


“会的。”


“如果我今天没有遇见你呢?”


“下一次会。”


“下一次也没有呢?”


“等。”蓝忘机说。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突然扑上去紧紧抱住了蓝忘机。


先是雪和冰晶的冰冷气息,然后是灰色风衣上温暖、冷静的气息,另一个人的心跳声在他耳际无限放大,慢慢与自己的心跳契合成相同的频率。仿佛是有人在耳边喃喃细语,那些奔流在血液里的文字汇聚成一声声的呼唤。


“我听到了。”魏无羡说,他笑起来,蓝忘机的回应就是将他抱得更紧,紧到两个人之间再没有半分缝隙。


而他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相信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人会一路走过朝花暮雪,只为了捧着一颗跳动的心脏献礼。


他没说,蓝忘机也没有说。


 


 


————侧耳倾听·END————


 

评论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