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盾铁】我们之间 01(内战后,ABO生子,OOC)

灰度值:

看完内战整个人都不好了……总觉得编剧默默的让大家都OOC了,手贱,其实也没有多虐,ABO设定,我对这设定不熟,BUG见谅,狗血天雷在远方,就是想所有人都宠铁罐儿,短篇,剧透。


梗概:史蒂夫走后,托尼发现自己怀孕了。


01


从西伯利亚回来后,托尼一直很烦躁,在失手摔掉第五个咖啡杯后,连发呆装深沉的幻视也觉察到了自家创造者,情况不佳,虽然托尼把这归咎于队长离开丢下数不清的烂摊子,还有罗迪复健,签署协议后层出不穷的情况,口上说着已经是非战斗人员,但是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偶尔也要露下脸什么的。


寄来的手机,被狠狠的嫌弃了一把,那么老旧的款式,简直无法想象,这是也被冰封过的古董吧,还能有信号吗。


嫌弃完,托尼把信和手机一起放进了卧室的抽屉里,上锁。


在连轴转了两周后,托尼发现自己原本被打肿的脸颊凹陷了下去,裤腿也松了,但是小肚子却没有下去,摸着平面一块的腹肌,托尼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难道是站太久,肉下垂了?!不可思议。


下一秒入口的咖啡化成一股酸涩难忍的味道,就像里面掺入了可怕的蔬菜汁浓缩液,在接触味蕾的瞬间,爆炸开来,紧接着喉头翻动,胃部的酸液汹涌澎湃,丢下咖啡杯,扶着水池,吐了个干净。


打开龙头漱了漱口,托尼拿起咖啡机,没坏啊?!难道是咖啡豆里混入了杂质?!


拎着可以和黄金等价的咖啡豆,扫描,完全没有问题,再打开盖子闻了一下,扑面而来的气味让胃部一阵阵的收缩,连胃液都呕出来的托尼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飘出了厨房。


调试过罗迪的腿部支架后,罗迪已经能脱离搀扶,自己迈出步子,默默记下数据,之后可以替换更加轻便的材料。


扶好支架,罗迪喘着气,黝黑的皮肤上汗水汇成小溪,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我本来都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托尼。”


双手插在兜里,托尼扬起下巴的小胡子,棕黑色的眼珠里亮晶晶的一点,“如果这套支架你能正常行走,等换了轻质材料,恢复正常状态绝对可以。”


“科技的力量吗,哈哈。”


“不,是斯塔克的力量。”眨了眨眼,抿起的嘴角上扬。


两人互相看着,忍不住笑出声,抚着额头擦掉笑出的眼泪,这大概是和佩珀分手后,他最开心的一次吧,事情接踵而至,在压的喘不过气的现在,至少他知道,罗迪还在。


“托尼,我适应这个支架还要一段时间,不用那么快研究新的,你最近有好好休息吗?”觉得对方的黑眼圈已经可以通神,挺像东方国度那个圆乎乎胖墩墩的保护动物,只是托尼没有那么肥美的身材。


“我可是保证每天健康饮食和睡眠的,这个是眼袋,眼袋知道吗,女的叫卧蚕什么的。”


“哦,那你下次记得扑点粉,遮遮你发青的脸色。”复仇者大厦还在,复仇者却已名存实亡,不是被通缉就是离开,留下的人除了守着层出不穷的问题,还有空荡荡的大楼,每一个地方都是记忆,想起来却意外的疼痛,而且托尼还是个omega,虽然在第一次分化后,托尼就把自己装成了beta,可之后父母离世,硕大的斯塔克帝国压在身上,被认为不适合工作的omega是唯一的继承人,除了伪装自己游走在上流社会,像个淫乱的花花公子,似乎找不到其他办法,让托尼依附一个人存在,完全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那次沙漠三个月的搜索,罗迪也被表象蒙蔽了,找到托尼的瞬间,铺天盖地甜腻的信息素让搜索队里的alpha都发情了,慌慌张张用衣服把人裹起来,一个人开车将托尼送去了医院,之后那些队员都被下令封口。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摸着自己凹陷的腮帮,看来今天开会前要回去倒腾一下。


“你确定还好吗,那个标记你的家伙到底是谁,这种时候他难道不应该陪陪你吗。”推着轮子滑到一边的轮椅上,罗迪缓缓的坐了下去,在接触到支撑的瞬间,酸痛的四肢百骸都得到了解放的信号,可能因为闻过发情期的托尼,所以在信息素上的变化也发觉了,对于被标记这件事托尼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但是并没有告诉罗迪对方是谁,毕竟托尼的身份对外界还是个秘密。


“啊,他啊,最近正好出差。”


“是吗。”罗迪把那个家伙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顿,这么大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居然丢下这个嘴贱心软的托尼·斯塔克出差去了?!不知道没人盯着,他连饭都不会好好吃吗。


“别谈他了,我下午还有个会议,明天我再来。”挥别罗迪,转身的瞬间,笑容敛去,是啊,出了一个不知道多远不知道多久的差,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也许回来就是你死我活,这一次盾牌是砸上反应堆,下次会是哪里呢。


摸着脖子,托尼想,也许该把标记洗掉了。


下午开会时托尼就觉得眼前发花,一阵阵的黑白交替,干脆卡上了镜片。


台前的人说的唾沫星乱蹦,托尼只听到耳朵里轰隆隆打着雷,等其他人都说完了,托尼起身理了理西服,说,去下厕所。


走在过道,看着迎面走来,穿着白色套装,干练美丽的佩珀,托尼揉着下巴,举起手刚想打个招呼,强势的女alpha突然抛下助手,狠狠的瞪着托尼,被弄的一懵,难道最近自己又干了什么惹到佩珀的事?!


简单的和女助手交待了两句,佩珀走到托尼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伸手捏着托尼的袖子,把手抬起来,然后绕着人转了一圈,又在后颈闻了一下。


“你会结束了吗?”


被逼的双手投降靠着墙,托尼挂上油滑的笑容,“佩珀亲爱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们还有复合的可能。”


“算了,你开会也是玩儿一样,走,跟我去个地方。”


上挑的眼角狠狠的刮了托尼一下,这个家伙怎么瘦成这样,那个世界不是她能接触的,虽然分手,但她还是想他能好好的,他们不适合,她想要的安稳,托尼给不了,也许他们会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合作伙伴,但不会是最合拍的情侣,被留下的那个人,总是提心吊胆,做不到束缚住托尼的翅膀,只有能和他并肩站立的人才能很好的爱他吧。


坐上车托尼才想起他又抛下了一群董事会成员,不过反正他还有价值,就会被当金馍馍供着,想到这,车上柔软的真皮座椅,让他心安,额头抵着车窗,冰冷的触感缓和了晕眩。


车里出奇的安静,佩珀扭过头,轻轻的摘掉了托尼的镜片,青黑的眼圈昭示着主人严重缺乏睡眠的状态,她知道复仇者散了,大楼里只剩下贾维斯和幻视,没有人再会叫托尼吃饭,把他拖出工作间,拉着他锻炼身体……


托尼睡的并不沉,一会功夫,梦里都是光怪陆离的场景,每个人的脸都被拆分成了几何图形,但是不变的就是黑漆漆的背景,厚重的让他喘不过气,行走在里面,每一步都像脚底有着强力胶,大腿越来越抬不起来,整个下半身都沉重的像灌了铅。


“托尼。”拍着托尼的脸颊,锁起的眉头,渐渐浸透领口的汗水,佩珀用力在托尼脸颊上掐了一把。


“啊。”睁大眼茫然的看着四周,还在车上,只是停了下来。


“我们到了,下车吧。”收回手指,佩珀率先打开了车门,托尼揉着脸颊上的指印,他看到了,佩珀那做的漂亮的指甲,肯定陷入肉里了。


“医院?!”托尼莫名,“不不不,佩珀,我很好,虽然脸色差了点,但是我很健康,真的。”


“托尼,这里是斯塔克旗下的生物研究疾病控制疗养院,你是老板,不管里面检查出什么,都是绝对保密的。”


“可是我一点问题也没有啊。”努力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佩珀斜了托尼一眼,拉着人大步向里走,尖细的跟几乎要插进地板。


被按在仪器上,前前后后弄了一堆,佩珀只是在一边抱着胳膊看,等到结果出来,托尼穿着衬衫解开领口的扣子,外套和领带卷成一团扔在床上,单手撑着头,门外佩珀正和医生在交流,托尼一点也不想知道结果,反正肯定是营养不良、缺乏睡眠、血糖偏低等等。


打了个哈气,从早上吐掉后,到现在也没吃东西,口干的很。


过了一会佩珀走了进来,锁上门,拉过板凳坐在托尼对面。


被严肃的氛围弄的浑身不自在,托尼也忍不住坐好了点。


“托尼,标记你的人是谁?”


表情一僵,嘴里干巴巴的都是苦味,“为什么问这个。”


“托尼,你怀孕了,有六周了。”


托尼紧紧盯着佩珀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到些虚假或者玩笑,但是没有,六周,六周,六周……


“不可能,我每次都有吃避孕药。”


“也有失效的时候。”伸手安抚的摸过托尼的脸颊,小胡子蹭在掌心,微微的发疼。


“托尼,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如果你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你就要开始好好调养,你的身体太糟糕了。”


“留下?你什么意思?”眼珠晃动,托尼感到紧张,胃部揪起的紧张,这不是好兆头。


“托尼,罗迪是个beta,我不是,你的气味我闻的出来,毕竟我们曾经那么亲近,另一个人是罗杰斯队长对吗,现在这样,你还要把孩子留下吗。”双手握住托尼的手掌,这个明明不够宽大的手,却拖起了太多东西。


喉结滚动,托尼垂下头,他以为那是小肚子,却没想到里面是一条生命,本来想洗掉标记的……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再决定好吗。”


TBC

评论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