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凯歌衍生/一度秋冬】All Shadows Have Gone

带感!

陆路:

【文前警告】


这是一篇BDSM文,不清楚这四个字母是什么意思的,以及排斥这种设定的可以跳过。拒绝ky和撕B。


 


这篇文章教会了我不要随便抢红包。写完之后再也不想写肉了。


 


【弃权声明】


陈亦度和郑秋冬的所有权利归原作者所有,我只是借用了他们的名字。


如果你有多余的肚肚和咚咚,分我一个嚎不嚎!


如果剧情有雷同,那真的只是巧合。


如果OOC了,那是我的锅。抓放和猎场都没出,我只能靠自己柴火般的脑补(。


 


 


 


 


※背景是秋冬之前chuan销和入狱的事情被发现啦然后被同事排挤啦,正好亦度出差不在家啊于是秋冬就一个人抛出去喝闷酒啦  那两杯葡萄酒的量(。


 


 


 


 ----------------------------------------------------------------------


 


郑秋冬刚回来家里的时候,屋里的灯是全暗着的。


今天自己加班时间晚了些,但是之前就已经跟亦度联系过,出差几天的男朋友的确是今天下午回家没错。这会还没到,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按下心里小小的不安,郑秋冬伸手去摸灯的开关。


“别开灯。”


客厅的那头,传来那个熟悉又慵懒的低音炮。


郑秋冬一愣。手堪堪的收回来,话在嘴边徘徊了许久又咽了回去,许久说了一句“你回来啦。”


陈亦度低低的笑了笑。混合着黑暗的四周,郑秋冬忍不住悄悄往后退了半步。


“过来。”


声音冷漠不带感情。


郑秋冬明了。脱掉鞋袜,双腿慢慢的跪到了地上。


此时的眼睛差不多适应了黑暗,但是由于两人的家在郊区,住户密度也不高,而且陈亦度似乎是把四周的窗帘都拉上了,所以周围的光亮显然没有对郑秋冬眼前的视线有任何的帮助。


平时仅仅是看起来宽敞的客厅,对此时的郑秋冬来说,变成了一条漫长而迷茫的路。


靠着之前记忆和手臂的摸索,郑秋冬发现从门口到陈亦度坐的沙发之间,有着无数个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障碍物,有的时候为了避开这些东西,郑秋冬不得不从两个物体的中间穿过去,远离了沙发,在掉转回头,继续前进。


郑秋冬小时候很怕黑。可能只是儿时幼稚的对黑暗的恐惧,在狱中的那段时间,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这个特点被改了过来。然而现在,他跪在铺了地毯的偌大而又充满障碍的空间里,自己的每一步声音都被柔软的地毯吸收走,在几乎被剥夺了视觉和听觉的情况下,小时候的恐惧好像又一点点的回来了。当他的手臂微微颤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郑秋冬摸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


陈亦度拉着他的双臂将他抱到自己怀里。因为害怕还跳的有些快的心脏紧紧的贴到了另一副身躯上。


“想躲着我,嗯?”低沉的声音在颈间响起,酥麻了半个身子。


郑秋冬暗叹自己的不争气,却还不松口:“没有啊。”


“没有?”耳后的皮肤被细细的照顾到,郑秋冬忍不住轻颤,伸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原本平静下来的心跳得更快了。


陈亦度也不着急,手在怀里人的背上缓缓地摩挲,“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郑秋冬脊背略略僵硬了一下。果然……把头埋在对方的颈窝里,“知道。”躲不过去的事情,撒娇也没用。


况且自己也很享受。


 


浴室里的灯光被特意的调暗了许多,微弱的光线很好的保护了两个人的眼睛。郑秋冬看着眼前这个小半个月没见的爱人,还是一身西装,不知他回来了多久,竟然就一直穿着这身衣服在那里等他?


怒气不小。


“把衣服脱了。”


郑秋冬伸手将裤子上的扣子解开,拉链半拉开,衬衫扣子从下而上一颗颗的松开,腹部精壮的肌肉半隐半现的出现在陈亦度眼前,后者浅浅的吸了口气,郑秋冬眯起眼睛,伸过去的手在半空中被抓住,“跪到那边去。”


衣服已经脱干净,用双膝和肘关节支撑全身。他跪的地方是一个特地搭起来的台子,不会因为关节接触到地砖而感觉太凉,但是郑秋冬还是微微的起了一身疙瘩。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温暖的大手附上了光滑的臀部,轻拍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激起耳根一阵红,还没等反应过来,涂好润滑剂的灌肠管已经伸了进来。


“唔嗯……”郑秋冬知道液体是放在保温箱里的,然而对方拿出来已经有些时候,液体稍微有些变凉,水流接触肠壁的时候还是有些刺激。


“放松,有些凉。”屁股上的手掌又拍了两下。


果然,这家伙故意的。


像是有些怜惜身下的人,陈亦度把水流放缓,双手伸过去帮忙揉着肚子,“2000毫升,忍着点。”


等水流慢慢灌完,郑秋冬的小腹略微凸起来了一点,陈亦度满意的轻揉了两下,听到身下的人隐忍的吸气声,迅速的拔掉了身后的灌肠管,塞进了一个小号的肛塞。


“15分钟。”说着,给郑秋冬带上了眼罩。


接下来的时间像是被无限的延长。


 


黑暗与安静总是能让人思绪漂移。加上之前在客厅里的时间,郑秋冬觉得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小时候对黑暗的恐惧,在狱中的日子,不堪回首的过去,自己被揭露时候的难堪,同事的眼光,众人在背后的议论……直到今日,自己还是无法逃离黑暗的掌控吗……


重新看到光明的时候,郑秋冬是感恩的。


陈亦度放大了的脸就在他的眼前,吻了吻对方的脸颊,“你做得很好。”


郑秋冬这才发现,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下来。


 


第二遍的量依旧是2000毫升,不过陈亦度这次既没有让他跪着,也没有拿眼罩,在确保肛塞塞好后,陈亦度抱起郑秋冬坐在了浴室那面大镜子前。


轻轻的揉着怀里人儿微凸的小肚子,低沉的嗓音在耳后好像有着魔力,“宝宝这么大了啊。”


郑秋冬腹诽,自己都快40的人了还宝宝呢。


然后看到身后人的手和他不怀好意的眼神,顿了顿,忽然明白了什么。


陈亦度你个大色狼!!我才不要给你生孩子!!!


然而他并没有发现这句话根本的逻辑错误。


剩下的走这里,答应我会回来评论的好吗


以为自己会写完全程 然而并没有XD

评论

热度(102)

  1. 不负倾城色233陆路 转载了此文字
    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