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靖苏】一日基友百日恩(现代AU|百日靖苏第六十二天|HE)

甜糕不发现代糖_修罗期挣扎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月份修罗期内写好的文,竟然可以暗合两位太太昨天几个群里面撩的三个梗。


1. 空调房play 2. 口 3. 全身只有一个支点[哔——]


这是我写过的尺度最大的一篇了,我觉得过了今天大概我就该混不下去这个圈子了……雷!者!慎!入!


——————————————————————————————————


“梅长苏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告诉你,你又丢下我们跑去陪萧景琰度假是吧,我跟你说你绝对会后悔的!”


蔺晨拽着飞流,带着琅琊阁及江左盟一干骨干成员准备前往欧洲度假的飞机登机口,对着前来送行的梅长苏恨恨得摔下这句话。


“飞流,玩得开心!”梅长苏只能笑眯眯地给一脸不舍的飞流招着手,无视掉蔺晨在一旁的风言风语,毕竟就算是老板,他也没法当着众多下属的面去安抚他身旁这位黑脸少侠。


等大部队终于消失在登机口,他才松了口气,揽上萧景琰的肩,“走着,回去拎了行李苏州走起~”


萧景琰闷闷地应了声嗯。




要说起萧景琰和梅长苏这对相识十年的好基友,认识他俩的人都会称一句赞——两个仪表堂堂智商极高三观正直处事有道的研究生,一个创业有成身价上亿,一个学术有成……


嗯,助教的薪水咱还是别提了。


更别提这位助教还得拿着薪水自付学费住宿费生活费,以及母亲的赡养费了。


所以这次出门之前,被梅长苏婉拒了欧洲之行的蔺晨带着黎纲甄平去这俩同租的房子里探望时,看着梅长苏查着七百多的三星酒店就已经怒得不行,结果一扭头就看到萧景琰那边查着一百零九一晚的如家,当场就炸了。


“萧景琰你听着,长苏长这么大了,还没受过这种委屈!”他气得拉着梅长苏看萧景琰的电脑,“长苏你还缺这点钱?你说苏州酒店,说出名字的哥给你公款报销商务套间,不跟这萧助教受这标间的罪!”


梅长苏弯了弯眼睛,在萧景琰头扭过来看到自己的屏幕之前就关掉了页面,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没关系啊。我还没住过如家这么全国闻名的酒店呢。”


“全国闻名的空调不好冻死人吗!”


“景琰可以人肉取暖啊。”梅长苏已经攀到萧景琰的背上开始跟他讨论起是火车站北广场店方便还是平江路店比较方便了。最后介于平江路店比北广场店贵了三倍的价钱,只好将就着选了北广场店。


萧景琰觉得幸亏有梅长苏在自己背后为自己挡着他那两个副手和蔺晨这位大爷的鄙视的视线,不然自己真的要烧红了脸了。


——每次都是梅长苏迁就自己,而自己因为资金问题却永远都不能跟得上他的世界。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俩初二起成为同桌,一起玩到高中。他本就不是个爱慕名牌的人,自然也不知道梅长苏身上那些订制的衬衫或者小西服都是什么牌子价值几何。他难得在同龄人里认识一个能和自己谈得来的朋友,自然是珍惜万分,恨不得万事都跟对方分享。


于是他和梅长苏各去过对方家里不少次。他本以为梅长苏那个在学校旁边的家已经很大了,结果没想到初中毕业时他就被带回梅长苏名下的别墅里开了眼界——学校旁边那间不过是梅长苏为了方便才投资的房产,之一。


然而自从他高二的时候拒绝了梅长苏请他去小资店里喝咖啡,一呆一下午四五百张毛爷爷眼也不眨地丢出去之后,梅长苏就没再在他面前露过富了,总是想尽办法蹭着跟他一起出去,走街串巷吃烧烤大排档,打大型打网游,想看书了就去市立图书馆蹲一天……




这些年的AA,都好像是梅长苏施舍给他的一样。


难怪他身边的那些看上去是下属,实际上和家人一样的人们都看不惯自己。




萧景琰甩了甩头,想把这些杂乱的思绪从脑海中甩出去。


“够了啊你。”他旁边的梅长苏把头从笔记本里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别乱想了。蔺晨那张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欠。一会儿就到苏州了,想想晚上去哪儿玩吧!您这助教一年就这么两次假期,别浪费了。”


“……”萧景琰低头。假期,这是仅次于经济问题的第二大难题。




苏州最著名的一条旅游街道——平江路有一家酒吧,每夜老板都会在那里自弹自唱。唱的好不好的另论,但是整个酒吧里的气氛真的是时而温馨时而火热,就连刚进入不久的萧梅二人都不由自主地融入在整个酒吧的气氛之中。


萧景琰皱着眉头看着口渴的梅长苏点了两杯马丁尼和一瓶威士忌,眉都不带皱一下的跟自己点的玛格丽特碰杯饮尽,一转眼两杯马丁尼就见了底,不由担心得很。然而酒都点上了桌,他也没什么可说的,直接端起威士忌,干了。


此时酒吧老板正在唱歌,大家都安静的不说话,梅长苏自然也没能拦下这位酒量不行还敢硬灌威士忌的,只能苦笑着又点了两杯冰橘汁。


感觉蔺晨出门前跟自己说的,自己身体调养的差不多了可以稍微尝点酒味过过瘾的话,似乎很有深意呢。




我知道你们都在等什么。




第二日,本来预定的拙政园、狮子林、留园之旅,因为这两人春宵苦短日高起,而缩短到了只逛拙政园和狮子林两个园林。这也就算了,两人本来计划沿着苏州河缓步慢行到哑巴生煎和观前街的,也因为某人的身体原因而被迫终止。当两人坐上202路公交车时,梅长苏不禁促狭一笑,“怎么,舍不得这来回八块钱公交钱?”


 


“不,舍不得你。”火车站是首发站,所以车上的人极多,萧景琰小心翼翼地拥着他,尽量不让他感受到车行进时的颠簸,“你怎么就不肯打个车呢,明明我们的预算有富裕的。” 


“舍不得你啊。”梅长苏捏了捏萧景琰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笑,“剩下来的钱,可以多给你买一份哑巴生煎了。”


“哑巴生煎再美味,能有我们梅先生美味么?”萧景琰觑着四周无人注意自己,在梅长苏的后颈处烙下一吻,“长苏,我爱你,十年了。”


 


“我也喜欢你,景琰。”梅长苏在心底回道,十八年了。




END。


————————————————————


答应我,无论肉香不香,请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

评论

热度(444)

  1. 不负倾城色233甜糕不发现代糖_修罗期挣扎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