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雨霖铃(蔺苏 誉苏)

溪谷:

情人节污一发宗主。。。誉王黑化,丧心病狂,慎入


设定是在宗主刚进悬镜司的时候


之前发的被和谐了。。


------------------------------------------------------------------------------------------------------------------------------------------------------------------------------------------------------




雨霖铃


 


誉王冰冷的指尖触上他的背,缓缓向下游移,勾勒出脊的线条。


梅长苏睁大眼睛。


那一刻,他的感官变得敏锐。他感知到心脏在胸腔中的每一次激烈而绝望的跳动,感知到腕上黛青色系带粗糙的纹理。一时间,他似乎可以分辨身下祭红毛毯上每一个丝线描绘的图案,每一处金丝点缀的边纹。


天欲雨,他仿佛可以嗅出空气中丝丝缕缕的芬芳与夹带的泥土的气息。九月穿堂的风,拂过内室悬着的五色珠帘,霎时如环佩叮当。


誉王的手停在他的腰际,反复摩挲腰侧小块光滑的皮肤:“梅宗主为何不挣扎了?”


指腹拂过腰间,时而停留回旋,随着身下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誉王触及梅长苏觉得温热,梅长苏触及誉王,只觉得冰冷。凉意顺着指尖浸入皮肤,蔓延到四肢百骸,在心上挥之不去。


誉王哂笑:“梅宗主可曾想过有今日?”


梅长苏不语,他便将手顺着腰线向上逡巡,复又抚上梅长苏的脸颊,指尖划过脸侧的红痕:“宗主若早些配合,也不至于有如此苦楚……”


梅长苏偏过头。誉王一时间只觉得酝酿着的百般耐心与句句设想的嘲弄都化作无法排解的愤恨。他俯下身去,就着最亲密的姿态,说出的却不是情人间的呢喃。


“宗主既奉我为君,却又阳奉阴违,表里不一,是为不忠,”他拔出腰间短刀,顺着脊线隔空描摹,虽没有当真划下去,却总存了几分刺入的意味,“我待宗主为友,真心无二,事事顾念,宗主却陷我于险境,是为不义。”


他将刀锋贴上梅长苏光裸的背:“今日,便由我来教教梅宗主何为忠,何为义。”




下面部分移步汤不热:http://xigu-warehouse.tumblr.com/post/139299918401/%E9%9B%A8%E9%9C%96%E9%93%83%E8%94%BA%E8%8B%8F%E8%AA%89%E8%8B%8F




长微博

评论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