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凱歌靖蘇誠台各人偏好推文集合

暮星#%"@:

突然想整理一篇,方便推坑持续掉落的亲友www


全憑個人審美、不是文評,只是簡短寫一下自己喜歡和想分享的理由,順便記錄下自己最喜歡的段落-- 




【凱歌】





  (心理细节刻画极之出彩,是我最喜欢的凯歌文。个人比较建议白天看,虽说夜深自有人静的好处,但夜深时看这篇有时会相当心闷,像被马车从市中心的广场挂着条绳子一路在泥泞里被拉到郊野荷塘丢弃,上回我看完睡觉时就闷到做了个恶梦。)


  最喜歡的兩個段落:


  “我是胡歌。”他说,这句话突兀又奇怪,但他一定要说。


  这句话好像是一道防线,你不能踏过来,胡歌心想,你不能用萧景琰看梅长苏的眼神看着我,来骗我纵身一跃,倾尽所有。


  因为看起来,真的会是值得的。


---------


  薄薄一张纸,捏在手里,胡歌对着灯光翻来覆去地看,直到手机里弹出微信的声音。
  是王凯,发了和纸条上一摸一样的话。
  胡歌看看桌上的纸片,看看手机里的信息,坐在地上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抹抹笑出的眼泪,把涂满铅笔的便签纸,折成了方方正正的形状,放进了自己的钱包里,贴着身份证,贴着和妈妈的合照。


  



  (强烈的实感与娱乐性,同人文本身就有慰藉空乏的作用,而这个系列里凯歌的关系永远生气勃勃,尤其是王凯视角下的胡歌可爱到……就像一片静静飘落在溪水上游的秋海棠,愿意让人在下游的滩上等到地老天荒,只为了有朝一日能接住他,这系列在精神慰藉的成就上无话可说。)


  最喜歡的段落:


  到了象山的时候,王凯已经荣升胡歌最爱捉弄的人第一位。这其实是他刻意纵容的结果。虫子他确实怕,腿太多的东西总让人心里发憷,但是远没到不顾形象大叫的地步。至于马,虽然因为骑马受过伤,留下了心理阴影,也同样没有怕到被马追要跑的地步。知青里的马戏是白拍的吗?他可是不带马鞍都能骑的!然而他总是表现的极为夸张,因为他越是害怕,胡歌越是折腾的开心,笑的见牙不见眼。 


       王凯很喜欢他笑成一朵花儿的样子,特别显小。


       他知道,那样的笑容代表他真的高兴。


 



  (个人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凯歌架空短篇,这篇中的胡歌实在是太胡歌了,imax 4D立体投影杜比环绕音效放大五十倍打在眼前,就觉着,如果另一个平行时空还有一个胡歌,肯定是这样子活在那个世界上的。还有我自己很喜欢这位作者掌握对话的节奏。) 


  最喜歡的段落: 


  为什么要等他呢?胡歌原本并不喜欢“等”这个字眼。因为等是姜太公等愿者上钩,等是诸葛亮等刘备茅庐三顾,“等”赋予被等之人一种特定的责任:你是被期待的,我所有的心之所向素履以往,都是在渴望你呼唤你,要你坚定地选择我、走向我、搂紧我。而曾经的他,既不想选择任何人,也没有办法承担任何人的期待。


  可就在方才,见到王凯的刹那百种滋味涌上心头,最终却只余重逢的欢喜和经久未见的相思。他惊愕地发现,他是愿意王凯等他的,也是愿意被王凯等的。




【靖蘇】


  



  (这篇应该可以让因为电视剧结局重伤死亡的人迅速复元,我看完琅琊榜时这篇刚好更新到一半,因为太了解坑文乃写作常事而一向对于后续沒什么执求的我,因为这篇而重新拾起了很长一段时间懒得用的LFT,过上了很一段每天刷LFT的日子)


  最有感觸的段落:  


  萧景琰僵在原地,梅长苏瘦削的背影像一根针,狠狠扎进心尖,鲜血淋漓。他的意思,他懂,他明白——面前的梅长苏已不再单纯是那个心机深沉的麒麟才子,他还是林殊,当年金陵城中最为意气风发的将军少年。


  但他现在变成了梅长苏,只能颓然地坐在地上,病骨支离,连站起来也站不起来;而站在背后欲言又止的他,却是曾经最亲密的兄弟——他们两人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一起比试,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卫国……那样骄傲张扬的赤焰军少帅,怎么能忍受被困在一副病弱的躯壳之中,变成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阴诡谋士,甚至不堪地雌伏于自己身下,还生下一个孩子。


  他的小殊,该有多痛苦,多绝望。





  (我挚爱的靖苏长篇,其实我觉得心并不一定会随着年龄增长历经世事而变得越来越硬,坚强的人也许能吧。可大部分时候,心不是变得越来越硬,而是越来越麻木,越来越没有感受性,所以年纪大了以后,很少能因为看文而哭出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了。靖苏刀文万万千,轮回这个故事的第十四章,是我唯一哭出来的一次。……在看琅琊榜时就一直觉得靖苏两个人心病都很严重,想着他们俩要活在现代,一定得让他们都去看看身心科,十四章的精神分析治疗真的逼出了我的眼泪,也是我看过的靖苏文里,对于景琰在林殊死后的心境描写,最喜欢的一段。)


  最喜歡的段落:


  萧景琰的手指微微颤抖,“我很开心,听他讲话,想,如果他能一直一直这样说下去,就好了。但他突然不笑了——他笑的时候,嘴角有一个酒窝——他说,景琰,该回家了。” 


  “我说,我不想回家。但一下子,我就站在家里,他站在门外,衣服上都是血。他的手像冰一样冷,‘我走了哦。’他说,‘最后一次啦,以后,再也不来找你了。’”





  (这是我自己评价最高,也最喜欢的靖苏中篇。其实看完琅琊榜的最后一集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心思不安,心神晃荡,好像在一片黑暗里漫步,脚上踏的也不是实地,走在没有尽头的虚空之上,每一步都很辛苦,发了疯似的看同人文,好像也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合意的以后,故事结束以后,可以在黑暗之中有一小块地方,哪怕是方寸之地,站着喘口气。直到看到风流云散,才终于觉得,可以了,就停下来吧,停在这里就好。我喜欢的靖苏,连同他们身边的人们,会这样继续下去,时空终于落地,缓缓推移着往前走了。)


  最喜歡的段落:(實在挑不出來,每一字每一句每一段都餘韻太強了,就隨意找一段吧)


  萧景琰一生大多数悲苦,于己身的,都并未在意。他唯一不能释怀和长久放不下的,也都是别人。 


  人总是如此纠结着。


  加诸己身的痛苦,总能怡然的风轻云淡,偏偏在他人身上的,回想起来一刀破骨,血流成河。


  梅长苏有时候想起来,竟然觉得萧景琰这一生至此,都是苦的。每每这样想时,梅长苏都会握着他的手握得更紧些。


  握紧了就会有些疼。


  舍不得他疼了就又会松开些。而握过时再松开,就又越发疼起来。


  靖苏一生的纠结也大抵在此。


  若是彼此都自私些,最能互不牵扯,逍遥一世。




【誠台】





  •   永夜 (已完結)



  印象深刻的段落:  


  阿加塔看看我,突然笑了:“其实我也看过这部小说,没觉得哪里特别好啊,你喜欢它什么?”


  “喜欢其中的一段话。”我说,目光越过她,看向她那在众人中圆滑交际的父亲。


  “哪一段?”阿加塔好奇地问。


   我们不应该不惜任何代价地去保持友谊,从而使它受到玷污。如果为了那更伟大的爱,必须牺牲友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轻轻地说。





  (印象最深的诚台中篇,也是单就文笔而言我最喜欢的诚台,切入视角、主题,叙事,以及书写激情的方式,都值得品味,情感浓烈的如同串连的火药。诚台的关系在此篇中犹如以针从烛火中挑出来的黑芯,纠结、精细,炽热至焦黑,明诚在此篇中也不再像个明诚,而像个人,一个有破绽的人,而他以人的方式对待明台,是这篇最令观者颤栗的所在。非得用压缩过后的语言去概括会显得过于苍白,就不多说了,也是看完后让我在睡着时做了个恶梦的一篇。) 


   印象最深的一段:


  “你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明诚走到明台面前来看着他,明台一瞬间有点畏缩。因为这是他的本能,他从来都乐于挑战明诚的底线,因为明诚永远对他有用不完的耐心和包容,他仗着明诚的宠爱无法无天,想尽各种办法去刺到明诚,看他全然因为自己而失去理智的模样。仅有的几次之后,明台不敢了,他发现他更害怕看见一个失控和崩溃的明诚,这个男人是自己身后张开的一道屏障,他倒了的时候,明台才发现自己更加毁灭般的无助。





  (花了一些时间思考这篇文最好的地方是哪里,其一是这篇文中明诚作为兄长的一面放到最大的模样,先于爱情与保护,把亲情提到了一切之前,这使得明诚说出来的一字一句都残酷、坚硬而锐利,这般对待明台的明诚是少见的。再则是明诚的矛盾性,明诚要明台别相信他,却又一字一句指引明台,深切的渴望能把明台引到一个光明的地方,更甚者形成了明台心中的灯塔之一。明诚确实是一个十分矛盾的人,而明台的纯粹也许亦是他心中的灯塔。)


  覺得最有意思的段落:  


  “是,但是我知道,你也知道,他们会说中一些事,他们说的并不是真相。他们拿一些旁门左道听来的闲言碎语,拼拼凑凑就以为可以还原出一个能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明诚把明台抱正了,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这是我希望你懂得的,阻碍你自己的,永远不会是别人的闲话。”


  “其实我这次没有生气,”明诚摸摸自己青肿的眼角:“我打架是想告诉他们,我不生气,不代表你能说。”




--------------------------




大致是這些,之後有想到看到再加進來好了(

评论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