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靖苏】【abo】江楼月 第一章

边城浪子付无影:

江楼月


第一章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青史薄薄,寥寥数语。竹简泛黄,写得出一个人一生的开端与结局,出生时婴孩的一声啼哭,撒手时墓志铭的一句概括总结。而他一生中所经历的那些爱恨情仇,那些鲜衣怒马,那些年少风流,那些挣扎苦痛,那些无奈喜悲,都已随着时光被记忆风化,烟消云散,再难追寻。




元祐年间,金陵城内风起云涌。誉王和太子相争,形势愈演愈烈。朝中文武大臣结党隐私,二分天下。那一年,无人注意到朝中还有一个被冷落多年、郁郁不得志的靖王;那一年,位居琅琊榜首的麒麟才子入京,掀起无限风波。




“那么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誉王呢?”萧景琰与梅长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他面对着这个传说中的麒麟才子,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好奇之情。他素来是个冷静自持的,但不知为何,从在金殿前第一次见到梅长苏,看到他和霓凰郡主联手救下了庭生,看他温言相对,看他谦和儒雅,目光就不自觉地为他所吸引。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梅长苏站在萧景琰的面前,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选我?”对面年轻的皇子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是认真的?”


“当然。麒麟择主,怎能盲目。苏某一心仰慕靖王殿下才华,愿奉殿下为我的主君,辅佐殿下。”


闻听此言,靖王并没有流露出意料之中的欣喜若狂的神情,反而哈哈一笑:“选我?那你可真是太没有眼光了。我今年三十一岁了,还没有封亲王。我母亲在宫中,还只是个次嫔;朝中三省六部,我连一点人脉也没有,我就是个不受重用的皇子罢了,你怎么会想到要选我?”


梅长苏知道自己乍然提出相投,景琰定然不信。因为此刻的梅长苏对他来说是完完全全陌生的,是不可信的,他一定要尽快打消景琰的疑虑。“是,靖王殿下,我承认,您并不算是最佳的人选,可是除了您之外,我已经没有了别的更好的选择。”


“没有其他选择?”靖王眯起眼睛,往前走了一步,梅长苏被他气势所摄,忍不住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萧景琰身上传来一如既往的熟悉的气息,那感觉令他沉醉,令他沉沦,几乎就忍不住想着要依在他怀中。


“你现在放着一个东宫太子,一个七珠亲王,却跑来和我说你没有别的选择?你是在认真的吗?”


“殿下,你不明白,我之所以会选择您,是因为我真正看重的,是您的心性,这是那两位所都不具备的宝贵品质。我梅长苏自持有才,并不愿随便同流合污。因此我才觉得靖王殿下您很有潜力,会是值得苏某去用心辅佐的不二人选。”


“哦?听起来有点意思。不过我心性如何,你我相交未深,你又是如何得知的?”靖王并不算好糊弄,一副穷追到底的样子。


梅长苏无奈,只好继续回答道:“我既然心里有了合适的对象,事先自然要提前将殿下的事都打探清楚,这样才能更好地为殿下做事情。殿下天赋英才,又气度凌云,军功赫赫,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却一直被陛下冷落,不受重用,连亲王都未封?恐怕除了我之外,殿下您自己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吧?我知道,您心里一直都是有一根刺,一根深深扎在您心里十几年的刺,那便是当年的梅岭旧案,还有您的心上人,也是您的未婚妻,赤羽营的少帅林殊,是不是?为了他,您不惜和皇上翻脸,您的性子耿直,又不肯向皇上服软,所以才造成了你们现在关系的紧张,我说的对不对,靖王殿下?”


“够了!”靖王双目圆睁,身上散发出迫人的气势。小殊一直以来都是他心头的至爱,被他珍藏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哪怕小殊已经不在了,已经十三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不能开口的禁忌。可是今日当着他的面,梅长苏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撕开了他内心的创伤,那样云淡风轻的提起小殊的名字。他居然还去提前调查他,调查他的背景,他的喜怒,他的弱点……没错,小殊永远都是他的软肋,可是这个梅长苏,这个满腹心机的谋士,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




“林殊是我的未婚妻,他也是我一生的挚爱,这是永远都不会变的既定事实。你很聪明,也很厉害,你调查到的关于我的事情都很准确,我的性情,想必你也大致有数。恐怕你应该知道,我萧景琰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谋士。难道你就不怕,日后若是事成,我登上那九五至尊之后,会对你鸟尽弓藏,过河拆桥?”


梅长苏微微一笑,喝下杯中的清茶:“殿下果然是坦诚之人。然而苏某自然有自信,让殿下不会对苏某作出那样的事情。再说以后的日子还长,苏某有的是时间,来和殿下慢慢谈条件。”


“是么?苏先生还真是自信呵。”萧景琰看到梅长苏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恶意,想着要改变这张脸上万年不变的表情:“苏先生果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先生要怎么做,才能让本王更好地相信你?”


“殿下有什么条件,您可以尽管提,苏某一定尽力打消您的疑虑。”


“那若是,我想要……你的身子呢?”萧景琰突然轻笑了一声。


“什么???”梅长苏仿佛突然听到了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如同被雷劈了一样,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我是说,如果苏先生肯向我表明决心,拿出诚意的话,我才能更好地信任于你。不知先生是否愿意?”


“这,这是何等荒唐?殿,殿下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梅长苏仿佛受了巨大的惊吓,脚下也有些站不稳,差点就摔了下去,


“先生何必要如此激动?不过是一个条件而已,你我二人各取所需,又有何震惊?”萧景琰随手扶住梅长苏,打量着他:“先生天人之姿,我觊觎先生的身子,也是情理之中。”


“殿下……”梅长苏不可置信地看向萧景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苏某只是说要辅佐殿下,做殿下的谋士,可苏某并不是以色侍人,迷惑主君的无德小人!还望……还望殿下能够自重!”


“我也没有说先生是那德行有亏的小人啊?可是先生既然连这点决心也下不了的话,又让本王如何能够相信你,如何能够与你共谋大事,如何与你君臣连心?如果先生愿意答应我的条件,那适才先生所提之事,我倒是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梅长苏靠在墙边,后背上传来冰冷的触感,他的内心却在剧烈的起伏不定:几年不见,他和景琰居然会走到这样尴尬的处境。景琰并不知道梅长苏便是林殊,因此才会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可是他又如何来面对景琰,如何重新定位和审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他与他之间,若是今天踏出了这一步,以后还会是简单的主君和谋士的关系吗?


萧景琰看梅长苏面上神色变幻,犹豫不决,显然是下不定决心,轻哼一声,道:“我萧景琰从来就不做强迫人的事情。苏先生自然不愿意,我看你来投我也并没有多少诚意,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还请先生自便吧!”说着手往门外一指,竟然是做出了要送客的姿态。


梅长苏心里一紧,知道不能错过今日这次机会。若是今日错过,日后萧景琰再不肯相信于他,他又如何能够完成自己之前的计划,如何能够重新洗雪林家的冤情和赤焰的旧案。景琰是他唯一的希望,他不能错过,更不敢错过。


想到这儿,梅长苏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向前跨出一步,拉住了萧景琰的袖子:“殿下人中龙凤,苏某蒲柳之姿,自然不敢推拒。”




被放在床榻之上的时候,梅长苏有些羞赧地闭上了眼睛。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坤泽,但这么多年以来,他作为江左盟的盟主,行走江湖之际,一直都以中庸的身份示人。蔺晨和晏大夫帮他伪装的很好,用特制的药物帮他压制住了坤泽身上自带的特殊香味。因此鲜少有人知道,这名动天下的麒麟才子,天下第一大帮派的江左盟盟主梅长苏,原来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坤泽。


可是如今他与景琰这般相对,自然真实身份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不过他要与景琰长期合作,自然也瞒不了多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吃肉点我


一种乾元天生的占有欲和独占欲涌了上来,他想撞开梅长苏的内腔,想进入他身体里最深处的地方,狠狠地贯穿他,占有他,然后与他结契,咬穿他脖子上坤泽的腺体,让这个麒麟才子从此只属于他一个人,只在他面前流露出乖顺的模样,让自己成为他今生唯一的主君。


对,就是这样。




对,小伙伴们没看错,我又作死的来开新坑了,23333。这篇文目测会是中长篇,原作背景加abo向,前期目测虐身虐心,后期会发糖,靖苏HE,可以放心蹲。应该不会坑,么么哒。

评论

热度(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