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靖苏】似是故人归(he重生梗)

与君共:

重生梗,酥胸陷入重生的轮回里跳脱不出,却又世世相同,这一次一醒来终于到了第七世。

(一)



梅长苏于马车的颠簸之中醒来。 


不过是路途劳累小憩一会的模样,只他自己却晓得,这么一睁眼便是又一世过去了。


 


 从前总是听说这人死了自然是要去那阴曹地府的。人死灯灭,一进了下面这前尘往事便都是过眼云烟,这一世若是个善人自然好生被带领着投胎转世,但若是个恶人总少不得下那十八层地狱被油锅烹煎一回。 


 


说来却也奇怪,他自己第一世在没了气息之前既没想着萧景琰也没想着霓凰,更没想着这大梁江山与他那雄踞江左十二州的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脑中却只是想着想来他这样的一双手,无论是作为林殊还是梅长苏都沾满了鲜血的一双手,怕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安然的投胎转世罢。


只是他却也不怕,若是真正见了那赤焰七万人能笑着说上一句我林殊到底没辜负你们也就罢了。


往后在那地狱里不论是什么刑罚都是痛快的,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世上也未必就比在地狱里受着刀剐舒坦。


 


这一世活的太辛苦了,生生死死阴谋诡谲,只等着一碗孟婆汤喝下肚便是解脱。


 然上天从不体味人生疾苦,在之眼前万物皆为刍狗。


闭了眼在那阴间还未等到接引的牛头马面便被一道白光带回了人世间。




他再一睁眼已是琅琊山上削骨挫皮之后揭了白布他看了十三年的脸。


 


 ——上一世拗不过他便只能一脸哀叹的随他去了北境疆场的好友蔺晨的脸。


 
 


此时那人还并未与他熟识直至成为好友,只是嘴却依旧那么贱,此刻颇带着几分感兴趣的模样,笑着与他说“嘿,你这家伙终于醒了,我看你那一副气都喘不开的样子还以为你醒不了了呢。” 


竟然连醒来的第一句话也是相同的。


 梅长苏也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便回了那句“如今未死,我便是从地狱爬出来复仇的。” 说完自己也怔了一下,这原就是他那时醒来的第一句话。


那活过来的岁月里他每分每秒都在想着终有一日他那赤焰七万祁王兄长沉冤得雪,大仇得报。 


可见这想法自然是深入骨髓了的,已无需再多想自然而然便出现在了唇间。


 


 琅琊少阁主听了也并未露出半分惊讶神色,只号了号脉便叮嘱他吃些东西便在榻上躺着歇息。 


梅长苏阖着眼睛躺在榻上,脑中来不及再想其他身体便已受不住这般思虑沉沉睡去。


 
 


 往后他一边按着从前做法将事情一一料理好一边仔细探索这一切发生根源。


 只是话间情景,屋内陈设,窗外苍山暮雪,皆如从前。


再不相信也要相信,世间怪神乱力之事终归难以凡人之体参透。他死后竟然回到了林殊之死而梅长苏生来之时。 


活着便活着罢,能再与这些人见面也好,虽不能快意江湖也无法殊途同归,到底却是相伴一路的缘分。


 一切一如从前,这一世结局也是一如从前。 


后来沙场征战之时想来终归能痛痛快快死了,只造化弄人。


似乎他还未有上次在地府时间长久便又被拖入人间。


 一次又一次。


 


 梅长苏在颠簸的马车上闭眼,心中细细算来已是第七次重新来过。


一次比一次醒来的时间更加往后,从第一次的琅琊山到了如今的金陵城官道。


也不知上天到底如何多情竟许他这许多生命,但却又如此无情不让他回到赤焰未失之时。


 大约是算好了无论再重来百回千回他也要为那场梅岭的大火与大雪做此终结。 


 


“景睿,我们到哪里了。”迟迟未等到霓凰试探那二人功夫,他便掀了帘子问了一句。秋日的风冷硬起来,他这么一动作飞流便慌忙将他的大氅披了披。


萧景睿在马上对着他一笑,“到了城门口了,不过一段路程便到我府上了。” 


马车一路到了宁国侯府,下车时落了一点秋雨,薄凉的紧,众人都晓得他身体不好便匆匆带着他进了外堂。


彼时 谢玉正站在中央,萧景睿各自介绍,两相对视,梅长苏一礼行下“拜见宁国侯。” 


一切就此重新开始。


 
 
 



tbc

评论

热度(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