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靖苏ABO】一定是我的重生方式不对 一&二

天领一域自挂东南枝:

看了好几天ABO文,突然就想看带重生设定的,然而没人写……我只好自撸了。所以这必然是一篇污不起来的ABO……【


 


设定如下:


宗主重生回到过去,平行宇宙ABO设定。OOC注意!无逻辑注意!


A=太微 O=天市 B=就是普通百姓


※这里借用古代星象三垣中太微垣和天市垣的称谓。


并且,由于作者YY需要→_→,文中强化了太微与天市的能力,他们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就像我们现实中的国家领导人或名流巨星一样。


 


这是一个梅宗主以直男心态重生到ABO世界后艰难适应的扯淡故事。


我就是想看当一个睿智的人遇到了超乎想象、跨越底线的情况,会如何折磨……啊不,拯救自己。


当然,直男什么的只是宗主自己的错觉,他对靖王怎么可能直得起来?【严肃脸


 


手上欠债还有很多,也就是想到了随便写一写,算是试阅吧。由于我的更新速度也就那样……所以请不要期待【


 


================================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梅长苏说完这句话,见靖王除了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视线时,就知道坏事了。


 


他忍了又忍,总算忍住了赶人的冲动,将该说的话说完。萧景琰没有如上一世般冷硬抗拒,被他言语鼓动后,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今后,就要多仰仗先生了。”


 


靖王彬彬一礼之后,翩然离去。


 


唯留一股淡淡的凌冽气息。


 


梅长苏其实也不是恼靖王,他十分清楚问题出在哪儿。重生到这个世界一年有余,他已经不似刚醒来时那般茫然无知。


 


这个世界与他的上一世相同,却又不同。


 


这里的人除了分男女,还可分成三种——太微、天市以及普通人。


 


琅琊阁始作太微天市两榜时有云:“天下才韵为十,则太微其四天市其三,余三归万民。”意思很明确,所有太微天市的能耐加起来,就能占去天下七成才韵。而这两种人的数量本就稀少,能上琅琊榜的就更是万里挑一。在普通百姓口中,他们个个都被传成了星宿下凡、神仙降世般的人物。每每露面,都会引起骚动。如果是公开出现,更是会造成万人空巷的盛况。


 


梅长苏为什么那么清楚?


 


因为他就是琅琊天市榜榜首。


 


还记当初,他不知就里,想散心就带着飞流上街玩耍,结果被人认出,差点被人群堵得回不去。幸好是在江左盟总部廊州,很快就有手下前来替他解围。回到盟里,又是面对长老们的说教。一番折腾下来,搞得他身心俱疲,差一点寒疾复发。


 


在廊州城中认识他的人确实不少。可上一世他在街上走,是绝对不会引发这样的后果的。


 


然而,对他来说更大的冲击还在后面。


 


信期的到来让他措手不及,更让他从大夫口中得知了天市能孕的惊天消息。这种事普通书籍上甚少提到,而他当时重生不过半月,还在熟悉环境,也没想起来要翻一翻医书之类的。立刻问大夫借了一本,忍着信期不适匆匆看完,只觉脑海中阵阵轰鸣,如遭雷击。


 


天市无论男女皆可孕子,与太微结契,则终生相伴不离。


 


而天下各国皇室,有权继承大统者,皆是太微。


 


几月前,他暗中扶植的北燕六皇子就曾对他示好,直到被飞流狠揍了一顿才老实。近来太子和誉王的招揽也是极尽花样百出,显然并非只当他是个谋士。而今日萧景琰的反应,又更证明了这一点。


 


得之而得天下的麒麟才子是个天市。那么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对所有野心勃勃的太微皇子们来说,得到他最安全最快捷的方法,必是结契。


 


天市一生只可与一个太微结契,太微却可与多个天市结契。就是这么不公平。


 


所以,冷静想来,靖王今日的反应简直再正常不过。而且,他没有当场提出过分的要求,已是十分难得了。反而是自己,对这个世界尚存有一丝侥幸,以至迁怒于他,才是不该。


 


梅长苏坐在窗边听寥寥秋蝉鸣叫,神色郁郁。第一千零一次地在心中发问,既然上苍给了他重生的机缘,为何不让他回到原来的世界?


 


没有答案。


 


江左梅郎长叹一声,罢了,能活着总归是好的。而且有了前世的经验,他相信自己这一次一定可以少犯很多错误。那么也许,他就有余力去改变一些不愿意接受的事。


 


既来之,则安之吧。


 


 


 


 


 


 



 


十几天过去,梅长苏每日都待在雪庐抚琴阅经,不曾出门。


 


事实上,自从入了京,除了霓凰郡主招亲比拼大会的首日,他都没有踏出过宁国侯府一步。


 


原因无他,就是怕惹麻烦。何况,如今他的名声在金陵城中已经渐渐传开,若是出门……甚为不便。虽然也可以易容乔装,可最近也没什么事值得他费那个功夫,左右不过那点热闹,他要是想知道大可以派人打探。


 


不过今日是皇帝召见,他必须前去。


 


与萧景睿等人的一起入宫,行礼,就座。接下来的事情与上一世相比并无多少出入,梅长苏顺利应下了三名稚子之约。只是,从他坐到郡主位下之后,周围那些闪动着“在一起”或“弄死你”光芒的炽烈眼神就时不时投射过来,让他十分的不自在。


 


在这个世界里,穆霓凰是一个太微。梅长苏早先已经查过,当年的林殊与她依然有婚约,只是嫁娶发生了颠倒。而如今,两人一个是天下闻名的女将军,一个是风头正劲的天市榜首,表现出来的私交关系又还不错,怎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上一世,同样是被人误会了和霓凰的关系,可是他受人瞩目的程度,远远及不上现在。


 


散席后,梅长苏一脚刚刚跨出殿门,太子和誉王就全都赶了过来,询问他的惊人之举是不是当真的。


 


同时,梅长苏瞥见靖王不声不响独自一个人离去。


 


他适时露出赞赏的神色,仿若情不自禁般夸奖道:“没想到靖王殿下竟如此沉稳有度,不多言,不多行,无论出现任何场面都不曾见他惊诧失态过,实在是大有皇子风范啊。”


 


太子和誉王一听,原来麒麟才子喜欢这种的,立即就把满肚子的问话都吞了回去,只淡淡打了个招呼,便同样“沉稳有度”地走了出去。


 


梅长苏一句话打发走了两个皇子,一回头就看见霓凰郡主抿嘴忍笑地向他点头,一脸十分佩服的表情,便也回应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再见,便是五日后了。


 


百里奇殿上落败,三个孩子被赦免。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宴席结束后,霓凰依然被皇后给叫走了。梅长苏虽然早知会如此,却还是忍不住奇怪一个太微为何能进后宫?按照这里的情况来说,霓凰不应该是妥妥的外臣吗?皇帝到底怎么想的?


 


当然暂时是没有答案的。


 


梅长苏这一次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并不如何担心。他还特地差人将内情提前知会了靖王,以免再发生什么误会。


 


也正如他所想,这一天平安的过去了。除了听说穆小王爷差一点将准备投怀送抱的天市给打残了以外,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


 


梅长苏原以为,没了这次误会,靖王应该会派人接走三个孩子,不会那么快就亲自来找他。可没想到他还是来了。为得,居然仍是霓凰郡主的事。


 


“苏先生,我有一事,想向你当面求证。”


 


“殿下请讲。”梅长苏温润一笑,一手伸出作请状。


 


“近来京中关于苏先生的传言甚多,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萧景琰坐在雪庐的软垫上,手握茶杯,目光略微垂下,似是在斟酌措辞,“我今日来,只想问一句,苏先生是否……真的喜欢霓凰郡主?”


 




 


-------------


文中有使用原著内容。

评论

热度(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