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仇拓 abo】理却乱 (完结)

古月歌:

​万字肉 一发完  剪难断后续 结婚梗 巨雷 软拓更严重


————————————————


身后的门被秋日的晚风缓缓吹刮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门外的笙歌也似是渐渐清淡了去,桌台上的烛火被夜风的风尾扫的一室光影摇曳,也恍惚了那个捻手执杯立在桌旁的卓尔细影。


陈靖仇曾经近乎执着的相信宇文拓是冷硬阴暗真实无比的角色,而今满屋的明烛赤幕竟抵不过他一身新衣的绝彩灼艳,红色喜帕被他随便扔在桌上,帕尾细碎的流苏点映着流光。他敛着琥珀色的桃眸从几案旁凝视过来,薄凉瞳色裹着桃花的艳骨偏又借了清梅三分魂魄。


陈靖仇征愣,目光随着他的神色而去,不免一阵心头荡漾,居然不知该不该靠前去触摸那身长玉立的人。


“你是想在门口站一夜?”熟悉讥诮的声音从那人口中传来,宇文拓挑着眉眼,幽冷魅惑,或许是因为许久没张口,有些难言的沙哑。


陈靖仇无措,张口只有紧巴巴的“我……”,宇文拓貌似轻哼一声横眉冷对侧身坐下,而陈靖仇透过重重烛光去看他的侧脸,高挺的鼻梁都柔和异常。


“怎么了靖仇兄弟,没办法才成了亲,你现在开始不愿意了?”宇文拓执起酒杯缓缓饮了一口,满目讥讽去看他。


陈靖仇低着头,期期艾艾的抬头触碰他投来的目光,以前他因为这种目光愤怒过,现在却只觉得被那目光看的鼻腔火辣辣的,如同饮了烈酒。上一回那人满身的梅香似乎还残留在鼻尖,像毒一样侵入骨髓,希望渴求更多。


“是我让你‘迫不得已’了。”陈靖仇低顺着眉眼,孩童一般乖乖认错,宇文拓敛了嘲弄的笑,平复了呼吸不想多言。


年轻人心里有他执着的东西,更何况这年轮重转,他,小雪,玉儿皆重生,偏生宇文拓身上依旧有他当初的刻印,命中注定剪不断。


他不再犹豫的大步往前踏到宇文拓的身边,原本柔软的兔眸沉了几分执拗,等了片刻便在那人旁边坐下。


宇文拓实是梗着一口气在心里却不好发作,神色越发薄凉,待要起身,手却被青年拉了过去。


“大哥,任是我委屈了你,但你我成亲,这交杯酒还是要喝的。”


长微博补全肉请点  target="_blank">这里


——————完结————————


欢迎留评,你们的评论是我活下去的污力……

评论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