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仇拓 ABO】剪难断 (完结)

古月歌:

一发完结,一万字肉,感情有,剧情无,软拓有雷


私设靖仇正恨宇文拓浓时却仍对大哥念念不忘,恰好碰见正在发情期的拓儿
——————————————————————


这室内悄然充斥了一股香,似是冬日梅花魂骨搅着冰雪散发出的冷冽清幽气息,暗香弥散透着丝丝薄凉的意味,隐晦蚀骨的甜腻悄悄堆砌,是要将人溺死在里头。


陈靖仇被这气息纠缠的略有失魂,站在那里警惕的盯着不远处倚倒在榻前的宇文拓,用力定了定莫名浮躁不定的心神,却恍然发现呼吸越发无法平复,心中尚有疑惑下意识的向宇文拓那里踉跄了几步。


陈靖仇只身形一晃其实并未有实际靠近对方,不想马上换来宇文拓的冷冷警告“站在那里!要么马上滚!”


陈靖仇不觉分外有了恼意,大声回道“宇文拓,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质问出声后,迟钝的青年人才剑眉一皱,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细不可闻的轻颤,腹诽这不可向迩的宇文拓今日居然如此优柔,看他扶在床边的模样,莫不成是有伤在身……


揣着迷惑心思的陈靖仇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动了动身子,不想满室梅香忽而凛冽如刀剑,在陈靖仇猝不及防之下就这样如同剧毒般咬噬着他的皮肤直侵入骨髓,从身体内挑起的炙热火苗迅速席卷了全身每处角落,他狼狈的执剑撑起身子,身上每处皮肤如被火燎,身体里叫嚣着的洪荒猛兽仿佛下一刻就能把他的理智蚕食殆尽。


就算再是迟钝的人,也知这是一个玄坤对沧乾的绝对诱惑。


他能感受到宇文拓毁灭性的暴怒,但身体的本能驱使自己不断接近那一缕幽香的源头,那股迷人甜腻的香气在宇文拓抵死压制本能的愤怒下更加张狂,陈靖仇狠狠压下一口气,原本晶亮温润的兔眸幽暗深沉,带着几分难掩的惊异轻喃道:“宇文拓,你居然是玄坤,你…今日……”


宇文拓因愤怒手指扣紧了床沿,喉头哽着一口隐忍不发的戾气,陈靖仇在如今这般境地无意识下对他说这些话无疑是对他莫大的刺激。他从不在意自己到底为乾为坤,哪怕是玄坤他也依旧万人之下拥有目空一切的实力。


但像如今这般无法控制本能将最懦弱无力的自己赤裸的暴露在他人面前的羞耻…简直令他窒息。


往日的孤冷骄傲支撑着他最后一丝力气,片刻的调息后慢慢抬起孤高的头颅如同以往一般对眼前的青年冷哼一声,一双带着几分朦胧阴冷的桃花眼依旧满是讥讽不屑,只见他勾起因信期折磨而润红的唇角,还是那高高在上的模样“是又如何?你们这些乾,一个个又能奈我何?”


话语神情间的薄凉如同他从体内深处散发出的寒梅香般让人沉沦。


陈靖仇没清楚他说了什么,只觉脑内揪成一团,他的神智要融在这满屋的幽香中,那头野兽在体内嘶吼要去撕裂这醉人的香气,晃神间,他似乎看到了他的大哥,眉眼温和弯弯浸溺着笑意,青年欣喜的扬起唇角的瞬间就从朦胧惊醒,重新看清了眼前这张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脸。


曾经他所认为的,会一辈子在一起的大哥,究竟是被眼前这个人带走了不还回来了,还是大哥他根本不想要自己这个笨蛋了呢?


陈靖仇忽的红了眼睛,心烦意乱气息不稳之下,两人的信息素互相纠缠攻击如同一场修罗,而宇文拓依旧硬撑着气力看着小孩儿总是时不时露出的幼稚神情,冷笑着斜睨深邃的眉眼。


他又是这样一副自己不配出现在他面前的模样。


陈靖仇不知是被迷魂的香气扰了心神还是心中早有郁结堆积,突然不服气的恼恨起来,他竖着剑眉严肃着一张年轻的脸,倔强的同宇文拓对视,目光仔细的扫过那张让他恨不得爱不得想不得忘不得的脸,明明已经被羞耻的欲念爬上了俊逸的脸颊,凭什么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凭什么……觉得我连出现在你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宇文拓和剑痴……分明都是眼前人,他陈靖仇没有那么多百转千回的矫情心思非要将一个人分成两个人,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么能算是一场梦呢?只觉得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心里一阵悲恸,眼眶越发红,心中的恼恨全数从眼中映出,只听他自嘲一笑又板起脸“是啊,我陈靖仇这种废物,就算是个乾,又能拿你宇文拓怎么样呢?”


宇文拓斜挑着桃花眼深深的看他一眼,掺着不明的意味,幽冷而又暧昧。


长微博补全肉请点   这里 


————————完结——————


没错就这样没头没脑的完结了呢,其实在我心里触及感情的拓儿是很温柔脆弱的,好啦我在为软拓找借口

评论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