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倾城色233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大鱼海棠】【祝融/赤松子】水火相容

BertieKHR:

*割腿肉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教你什么是ooc不考据

赤松子认识祝融已经几百年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俩总是打架,一司水,一御火,水火不容。
后来他们俩莫名其妙成了朋友,以前打架弄的一身伤的样子,还会被句芒拿出来当做笑料。

廷牧趴在他的腿边,骚骚发尾,“松子哥,那你和祝融哥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怎么成为朋友的?赤松子把头放在一旁的鹤的身上,思考了起来。
大约是那个下雪的日子?句芒约他出去喝酒,到了地方,没看到句芒却看到祝融。
那个晚上他们俩很默契的没有打架,赤松子一坐下就抢过祝融面前那杯酒。
他们俩稀里糊涂的拼酒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头疼欲裂的醒过来,只顾着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大笑。

廷牧妹妹的声音从山谷的另一端传过来,黑夜里远远望去,只看到火神燃烧的红发,和模糊不清的面容。
他牵着廷牧妹妹慢慢走近,小姑娘扑进哥哥的怀里撒娇,两兄妹在草丛里闹做一团越滚越远,赤松子驱使着鹤带领他们俩玩耍,自己却懒洋洋的靠在一旁的树上。
“廷牧缠着你说了些什么?”总是脾气暴躁的天神此刻半蹲下来,温柔的拂去沾在他衣衫上的草屑,身后小姑娘娇嫩的笑声是他的背景音。
“没什么,他突然起了好奇心。”赤松子没有动,却有一小股水流悄悄的缠上祝融的手指,亲昵的滑进他的衣袖,“好奇我们俩,当初是怎么和好的。”
祝融破天荒的红了耳根。

忐忑的托了句芒帮忙,虽然他已经预料到了事后被他拿来嘲笑的场景。
夜幕降临,他一个人踟蹰徘徊在赴约路上,湫一边提着灯笼一边大声呼喊着椿的名字从他身边跑过,他紧张的舔舔唇,想起的竟然是成年礼那天漫天的海水,和站在围楼中心抬头看到的星光。

“你在想什么?”赤松子突然凑近的脸吓了祝融一跳,他突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
赤松子疑惑的看着他反常的样子,眨了眨眼睛。
祝融将手伸进自己燃烧的发丝之中,捉住一缕握在手心中。
“赤松子。”他将那只手送到赤松子面前,“我见过无数生命,但他们都只是行过。”他张开手,“只有你。”他手心的火焰化作火红的萤火,星星点点的漂浮在他们两人之间,“只有你。”就像寥廓的星河,在赤松子蓝色的双眸里吹落,他眼中的水波摇曳泛出盈盈星光,在黑夜里熠熠生辉。祝融在心里悄悄的发誓,没有什么,他过往所经历的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一刻。
赤松子伸出手来试探的抚摸其中一点漂浮的火光,那一点竟有些害羞,绕着他的手指飞舞迟迟不肯与他相接触。他也悄悄的发誓,即便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也绝不交出这个夜晚,绝不交出这一点害羞的萤火。
高处凤操控着海棠花生长,花瓣被风吹拂的飘落下来,年轻的天神握住另一人的双手,“你就是我眼中的不朽,你在我心中与我水火交融。”
你一直是我深藏心中,终于宣之于口的不朽。

评论

热度(696)